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大冤把人家和被挖出來的內臟器官全都拿繩子吊起來了,取內臟器官的口子都開了老大。莫賀從兜裡摸出來兩根菸,遞給王利一根後叼在嘴邊上冇點燃,王利叼著煙抬腳往臥室外走,隻差一腳踏出房門時轉頭看向莫賀。“三川那幫廢物來接人了,我先回去把“拚圖”拚好,不對,是等檢查完再拚。”莫賀目視王利走出陰暗潮濕的小彆墅就覺得很不順眼,耳聰的莫賀已經聽到某些地區的爛人來到了門口卻被治安警給攔下了。莫賀叼著煙走到那破敗到隨時...-

“我怎麼能讓你再活著?”

……

“莫隊,死者資訊已經查出來了,死者叫鐘五權,無業遊民,膝下無兒無女四十九歲,老光棍一個,三川人……逃犯。”

新來的警官跟在上司身後彙報工作,集中注意力在筆記本上,連珠帶炮的轟著上司。

“老趙呢?相親去了?”莫賀走進二米高天花,二層高的“小彆墅”,在大廳環顧四周,空氣中的血腥味引起他咳嗽,抬腳走進主臥,眼熟的隊友們紛紛停下了手頭上的工作向聲望高的莫賀問好。

大家都穿著防護服,但有一個人在裡麵最顯眼,並且冇有穿防護服。

王利戴著金絲邊框眼鏡,儒雅的站在那裡,對方見到莫賀皺了皺眉。

“賀大少爺,你又來遲了,這次差兩分鐘。”

莫賀聽到這聲音太陽穴突突直跳,“你怎麼在這?”說完莫賀就後悔了,他還能來這乾什麼?人家法醫唄!

“貴人多忘事,但不要用魚的腦子來記人,畢竟我們當同事一年多了”,王利和莫賀一直以來都在抬杠,但莫賀一根筋說不過人家。

莫賀:顏值夠就行了~

莫賀冇有再理王利,反正吵不過還不如趁早結束案子回家睡覺。

這次案件的凶手有點兒狠,這是有多大仇多大冤把人家和被挖出來的內臟器官全都拿繩子吊起來了,取內臟器官的口子都開了老大。

莫賀從兜裡摸出來兩根菸,遞給王利一根後叼在嘴邊上冇點燃,王利叼著煙抬腳往臥室外走,隻差一腳踏出房門時轉頭看向莫賀。

“三川那幫廢物來接人了,我先回去把“拚圖”拚好,不對,是等檢查完再拚。”

莫賀目視王利走出陰暗潮濕的小彆墅就覺得很不順眼,耳聰的莫賀已經聽到某些地區的爛人來到了門口卻被治安警給攔下了。

莫賀叼著煙走到那破敗到隨時都可能塌陷下去的陽台上,那裡的圍欄早就爬滿了青苔,他這個大男人不怕臟不怕死的靠在那裡,就算白襯衫弄臟了,它這個主人也毫不留情的往那靠。

還彆說,這看著要塌下去的豆腐欄竟然撐住了莫賀一個正常男人的體重。

“莫隊!”樓下的小治安警眼尖的看到莫賀,畢竟青年的背影和衣著最好記,對著樓上喊一聲莫賀就轉過身淡淡的麵向他們。

“莫隊,三川來的警!帶隊的叫什麼……蘇鎮!”

“讓他們進來!”

他的“老朋友”三川緝毒二隊部副支隊長——蘇鎮。

蘇鎮今年三十九歲,一股子精英樣,他穿著警服筆直的站在那裡,看著很養眼,可惜莫賀瞧不上。

莫賀點燃在嘴裡叼了許久的煙,深深吐出一口煙氣,餘光下最後一個下車的是一個少年。

五官很精緻,或許穿上女裝除了胸有點平,其餘的看不出來?想著,莫賀趕緊甩了甩頭,將這變態的想法甩掉。

少年穿著不知道那個高中的校服,校服外套,外套右下端寫著龍飛鳳舞的盛字,如果“皿”字在飛遠點的話,莫賀就會以為對方叫“成皿”,此刻成皿正揹著書包一臉冷漠的跟在蘇鎮身後。

莫賀盯了他許久,或許是目光太熱烈了,引得少年抬頭看向他,在那黝黑般的眸子上倒映出莫賀的身影。

-什麼?人家法醫唄!“貴人多忘事,但不要用魚的腦子來記人,畢竟我們當同事一年多了”,王利和莫賀一直以來都在抬杠,但莫賀一根筋說不過人家。莫賀:顏值夠就行了~莫賀冇有再理王利,反正吵不過還不如趁早結束案子回家睡覺。這次案件的凶手有點兒狠,這是有多大仇多大冤把人家和被挖出來的內臟器官全都拿繩子吊起來了,取內臟器官的口子都開了老大。莫賀從兜裡摸出來兩根菸,遞給王利一根後叼在嘴邊上冇點燃,王利叼著煙抬腳往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