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著的人,沒想到柳姨娘居然派了這麽多人過來。二人有說有笑,不多時便到了地方,這裏人煙稀少,印入眼簾的是一座大山,這裏是山腳下,其實法空寺也是在這座山上。隻不過這座山綿延數十裏,起起伏伏,這裏是距離京城最近的一處山腳下。“沒想到距離京城這麽近的地方,還能有如此美景。”於芊芊看著周圍的場景有些感歎。“是啊,等青蘭姐姐身子好了,我門一同來這裏踏青!”鳳輕塵看著於芊芊跳脫的模樣,心中也不由放鬆了許多。“好啊...元豐十三年秋,軒轅景登基稱帝。

因新帝上位,邊境突厥蠢蠢欲動,新帝雷霆之力揪出通敵叛國之人,鳳府上下三百七十五口人,斬首示眾。

景仁宮內,鳳輕塵麵容蒼白,捂著小腹,近日小腹總是疼痛不止,這次月信來的實在是難受。

“娘娘,喝碗紅糖薑茶吧,太醫在裏麵加了補氣血的藥,娘娘喝了就會舒服些了。”翡翠低頭,眼神晦暗不明。

接過碗,鳳輕塵便小口小口的喝了起來。

“姐姐真是好興致呢,妹妹我真是比不得姐姐如此心境。”一聲動聽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鳳輕塵眉頭微皺,抬頭看著進來的二人,一身明黃自是當朝新帝,軒轅景。

身旁一身火紅宮裝,上麵繡著雍容華貴的牡丹,滿頭珠翠容顏嬌媚的,正是自己的妹妹,鳳清兒。

“陛下,就算在寵愛貴妃,也不可越了規矩,妃子怎可著皇後衣裝?”鳳輕塵的心髒好像被一雙大手抓住了一般,無法呼吸。

當初軒轅景還是王爺的時候,對她是如何的疼愛?結果自從鳳清兒入府以後,自己見軒轅景的次數都屈指可數。

雖說現如今自己也被封了皇後,但是心中說不怨那是假的。

“姐姐,你這景仁宮哪裏都好,就是訊息太慢了點,鳳府滿門抄斬,你這皇後,也是被廢了呢。”鳳清兒柔若無骨般靠在皇上懷中,一臉挑釁的看著滿臉震驚的鳳輕塵。

“鳳府通敵叛國,證據確鑿,昨日午時已滿門抄斬。”軒轅景大手摟著鳳清兒的腰,輕蔑的看著鳳輕塵。

“不……不可能,鳳府怎會通敵叛國,陛下可是搞錯了。”鳳輕塵滿臉不可置信,瞪著眼睛開口道。

“錯沒錯,就不是姐姐該操心的事情了,將軍府居然想劫法場,陛下念其戰功,免了死罪,現在如今被流放嶺南八百裏,真是為難外祖父那身老骨頭了。”鳳清兒捂嘴嬌笑,塗著豆蔻的指甲,趁的肌膚更加雪白。

“不……不可能……”鳳輕塵胸口劇烈起伏,新帝登基,背後鳳家,還有將軍府鼎力支援,怎麽會落個滿門抄斬和流放結局?

“說到這裏,還要多虧了清兒偽造的書信,和鳳相的字真是如出一轍呢。”說到這裏,軒轅景神色輕鬆,彷彿是在說什麽小事一樣。

“你們,你們這對狗男女。”鳳輕塵牙呲欲裂,怒火攻心之下,硬生生的吐出一口血來。

“姐姐,同為相府小姐,你就算在鄉野中長大,就因為是嫡出,回到相府還能受眾人疼愛,我哪裏比不上你?”鳳清兒眯著眼睛,看著跌倒在一旁的鳳輕塵。

“不過也無事了,畢竟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已經死了,你的娘親到死都還求著陛下放你一命呢,

鳳清兒拿起手中繡著蘭花的帕子,笑聲動聽道。

“你雖是庶出,娘親何時怠慢了你,你居然如此惡毒,踩著鳳府上位也就罷了,到頭來還咬了鳳府一口。”鳳輕塵眼眸之中滿是不可置信。

當初自己決心要嫁給軒轅景,娘親說六皇子善於偽裝,攻於心計實非良人。

娘親不同意,自己更是以死相逼,最後嫁給軒轅景以後,更是沒有和娘親聯係過。

“大哥在殿上想求陛下饒你一命,更是撞死在殿前大柱以死明誌,二哥散盡家財充盈國庫,也隻為換你一命,隻可惜突發惡疾,暴斃家中,

嘖嘖嘖,鳳輕塵,你不過一鄉野村婦,沒想到這麽多人護著你,真是不知道是這些人眼瞎呢,還是你這個災星害人不淺呢。”鳳清兒不屑的說道。

疼……跌倒在地的鳳輕塵隻覺肚子疼痛不已,彷彿一雙大手在腹中攪動。

“一個庶人而已,是不配生下陛下的孩子的,姐姐,你不是懂些醫術嗎?怎麽這麽藥湯都分不清?”鳳清兒看著鳳輕塵痛苦的樣子,聲音都忍不住提高了許多。

“孩……孩子?”鳳輕塵一臉呆滯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給自己診脈。

果然,自己這幾日根本不是月信來了,是小產所致。

悲痛交加鳳輕塵再次吐出一口鮮血,剛才給自己診脈,自己已然中毒。

至於這毒,鳳輕塵看了看桌子上的那碗紅糖薑茶,又看了看縮在一旁,跟了自己八年的翡翠,一切已經瞭然。

“陛下,陳尚書求見,說有要事同陛下商談。”門外太監突然稟告道。

“去禦書房。”軒轅景麵色一臉溫柔地拍了拍鳳清兒的手,便轉身離開了。

見軒轅景,鳳清兒踱步來到鳳輕塵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鳳輕塵,抬腳狠狠地踩在了鳳輕塵的素手之上。

“你不是高高在上的嫡女嗎?你那醫毒雙絕的師父,不知道能不要治好貫穿心髒的刀傷。”

鳳清兒一臉瘋狂地看著地上的鳳輕塵,塗著豆蔻的指甲輕輕捧起鳳輕塵的臉,隨之狠狠抓傷臉頰。

“鳳清兒,你不得好死你們這對狗男女不得好死。”鳳輕塵痛撥出聲,身上的痛,比不上心裏的痛。

“狗男女?說起來我和景哥哥相識在前,你纔是橫插一足之人,就因為你是嫡女,景哥哥不得已才娶你,

嗬嗬,你們定情的船上,在此之前,可是我和景哥哥歡好之地呢。”鳳清兒嬌笑道。

“嫡女又如何?現如今不還是被我這個庶女踩在腳底,你娘親還真是和你一樣好騙,

這神不知鬼不覺打掉孩子的辦法,可是我娘親在你母親大人身上實驗過的辦法呢。”鳳清兒心情大好,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裙。

“鳳輕塵,我可不是鳳天楓的女兒,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以後我就是大周的皇後,而你,註定是我腳底下的泥,不過是亂臣賊子之後罷了。”說完鳳清兒摸了摸發髻,心情大好地轉身離開。

“翡翠,扒了她的衣服,把她扔去亂葬崗……”這是鳳輕塵失去意識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嗬嗬,鳳清兒,連死都不能讓我死得體麵,你好狠的心啊,我好恨,我恨自己為何如此蠢笨。

愛我的人,因為我被害死了,我卻每日和仇人談笑風生,鳳輕塵,你當真是瞎的……跪在地上擲地有聲。“快些起來,你若是真的能夠幫本宮懷有身孕,隻要你開口,本宮一定會盡量滿足你。”皇後急忙起身去扶。“皇後娘娘還請聽臣女說完,臣女想要的,不是豐厚的賞賜。”鳳輕塵道。“你說。”皇後見輕塵一臉執拗的樣子,歎了口氣,有些期待這丫頭會說出什麽來了。“待皇後娘娘順利誕下嫡子之日,臣女希望皇後娘娘以自己的名義開辦女子學堂,讓女子也能走出深閨,一同學習,詩經也好,兵書也罷,就算想學武,也能有地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