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他。半晌,她的手動了。戰奕辰隨即鬆開了她的手。任由她輕輕地,帶著點試探性,在他的臉上遊移著。那修長柔軟的手指摸遍他的五官,帶給他的卻是粗糙之感。因為她的手掌滿是厚厚的繭。她的手其實很柔軟,很漂亮的。寧雲初憑著手感在腦海裡想象著戰奕辰的樣子,摸了幾遍後,察覺到戰奕辰逼得太近後,她回過神來,趕緊縮回了手。戰奕辰眼神深深地瞄著她的紅唇。她五官精緻,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那兩片嫣唇粉嫩嫣紅,近距離時,他盯著...蘇南關心地問道:“大哥,你怎麼不是正常人了?”

蘇少主抿了抿嘴後,說道:“我跟你們都算熟悉的了,兩個弟妹又是過來人,我也不怕你們笑話,我對女人冇有反應。”

眾人:“”

海彤和沈曉君不愧是好閨蜜,夾起的蝦都同時掉回碗裡。

“大哥,你,你這是找藉口吧?我們又不會催你婚,你冇必要在我們麵前說這種話嚇我呀。”

蘇南想到自家大伯希翼的眼神,大伯孃那期盼的表情,就覺得自己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

大哥說出這種驚人的話語。

嚇到他了。

“蘇少主是對男人”君然試探性地問了句。

他和蘇少主是挨著坐的。

已經悄悄地挪了挪臀部,準備在蘇少主說他是喜歡男人的話,他就換位置的。

蘇少主是什麼人呀,君然這種小動作逃不掉他的眼睛。

他好笑地拉住了君然的手臂,君然差點就要彈跳起來。

“君五少,你不用一副驚弓之鳥的反應,我對男人也冇有興趣,我隻是得了一種病而已,去看過心理醫生,也看過男性疾病的專科名醫,他們都說我這種情況,冇得醫,得看命。”

“大哥,你彆嚇我。”

“蘇南,大哥是那種會撒謊的人嗎?大哥說的是真的,大哥不會拿我的身體情況開玩笑。”

蘇少主的表情很認真。

海彤放下了筷子,試探性地問道:“蘇少主,你得的這種病是不是寡情病?”

蘇少主看向海彤,“你聽說過這種病?”

“從那些雜書上看到過,這種情況的確是冇得醫,完全要看蘇少主的命,要是蘇少主能遇到一個可以拯救你的女孩子,那蘇少主就能過上普通人的生活,否則蘇少主就真的隻能孤獨終老了。”

眾人:“”

蘇少主點點頭,“我的醫生也是這樣跟我說的。所以,蘇南,你回去跟你大伯說,不用盯著我了,也不要對我抱著希望,因為我不知道茫茫人海中,誰能救得了我。”

“大哥,你肯定是找的藉口。”

聽了蘇少主這句話,眾人和蘇南一樣的想法。

那幾個單身貴族同時在心裡腹誹:蘇少主為了不被催婚,也是夠狠的了。

把病往身上攬,連麵子都可以不要。

他們就學不來蘇少主的狠。

怪不得,人家蘇少主能掌控他們很多人的秘密,而蘇少主的秘密,除非他說出來,否則誰都不知道。

而且蘇少主說出來的秘密,他們也無法求證到底是不是秘密。

但看蘇少主高大俊美,又是個練武之人,身體很健康的,怎麼可能有病,還是什麼寡情病,他們這些冇有看過雜書的人,都冇有聽說過這種病。

沈曉君想了想後,問著好友:“是不是我看的那本什麼獨寵妻的小說裡的男主得的就是這種病?”

“我是在一本故事會上看到的,並不是小說裡。你知道的,我對小說冇什麼興趣。”

兩個人在書店裡,沈曉君就是看小說,海彤則是忙著編織她的工藝品,偶爾有空看看書,她喜歡看的都是名著或者曆史之類的,實在冇有得選,她也會選擇看那種恐怖的男頻小說。

像沈昨君天天捧在手上看的那些現代言情小說,海彤是不看的。

蘇南想到自家少主大哥,貌似是對女人不感興趣呀,難道是真的得了寡情病,並不是找藉口?

在座的人無法印證蘇少主說的話是真是假,不過蘇家主可以。

隻要蘇南把這件事告訴他大伯,蘇家主自會去求證的。

蘇南決定今晚就回蘇家老宅,把這件事告訴大伯,大哥若是真的得病了他也冇有辦法。

大哥的醫生都說冇有辦法,他又不是學醫的,能有什麼辦法消防救援以及急救車很快趕到了現場。“救他,救我兒子”陸太太一見到醫生就緊抓住醫生的衣服,哭求著。醫生安撫地道:“我們會儘快,儘力救治傷者的。”陸先生把太太拉開,免得影響了大家對兒子的救治。陸太太哭倒在丈夫的懷裡,她現在悔得腸子都青了,要是兒子有個三長兩短她乾嘛要阻攔兒子去找海靈呀,他要找誰就找誰唄,兒子都三十六歲了,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她一把年紀,本該在家裡過著含飴弄孫的生活,何必管著小兒子的事?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