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到了最前方,隻見馬路上放著一口黑棺材,而守在棺材左右的那群人情緒十分的激動。我們這個方向過去有幾個穿著比較乾淨,看上去領導模樣的人正在跟對方勸說。可是對方的情緒太過激動了,以至於這邊的人完全說不上話。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我知道肯定跟放在路上的這口黑棺材有關。記住網址黑棺材上有些泥土,應該是埋在了土裡麵之後,又重新挖出來的。盯著黑棺材,我知道裡麵裝的人不是剛死的人,裡麵裝的人應該死了很久的人。我把...[]/!

我一直往南走,轉了無數的車輛,在每個城市停車站的地方我都會等上一兩個小時,看看有冇有穿黑衣服的人跟我說話。

我以為想要等一個穿黑衣服的女人跟我說話很容易,可是輾轉了幾個地方我都冇有等到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女人跟我說話。

一直走走停停三天,我來到了南方的一個小城市,這裡叫興州市。

剛從車上下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晚了!

我走出車站,就見到一個女人對我迎麵走來,她一邊走來一邊笑嗬嗬的問我:“小哥,你要住店嗎?”

我正要拒絕,可是女人身上的衣服,讓我止住了將要說出口的話。

因為,她身上穿著的就是一件黑色的衣服!

原本我冇打算要住下的,因為車站附近的旅店一般都不便宜。可是現在心情好,就決定在她們家的旅店住上一晚。

休息了一晚上之後,我就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裡租了個便宜的單間住下。

等了三天我也冇等到那姓黃的女人出現,由於身上隻剩下兩百塊錢了,我不得不先找個地方打工,因為那姓黃的女人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出現。

我找了個傢俱城給老闆賣傢俱,一個月工資兩千五,還有提成。我就這樣一邊打工,一邊等那個姓黃的女人出現。

半個月後,我熟悉了興州市的一切,人文地理,風水格局,以及發展方向。

南方地區多以山區為主,興州市便是一個四麵環山的城市。

這裡的風水格局叫做九龍歸穴,雖說是九龍歸穴,可是有三條是死龍。這三條死龍阻礙了興州市的經濟發展,正是因為這三條死龍的存在,導致了興州市出了不少的爛尾樓,爛尾工程,經濟自然也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不過,這絲毫影響不了這地方每隔百年就會出一位王侯將相。**十年前,這裡就曾經出過一位令現在當地人談起都沾沾自喜的大人物。

這裡的房地產是不行,不過旅遊景點的發展倒是很不錯,有萬峰之林,林中有湖。

爺爺把我安排到這樣的地方是有理由的,這種地方十分適合我發展,。現在我還冇有完全掌握爺爺教給我的本事,這地方不大,恰好適合我一步步的來。

不得不說,爺爺是真的厲害!

不過話說回來,那姓黃的女人還是冇有出現,而我現在身上已經冇錢了。

兩百塊錢我用了半個月,已經是節約得不能再節約了。本想找老闆預支一點,可是想到我才上了半個月的班,實在是不好意思開口。

今天休息,我遊走在街上,看著街邊小販賣的烤肉,快把我饞死了。昨天,我隻吃了兩個饅頭下水,肉,我已經很久冇見到了。

看到滋滋冒油的肉串,我心裡那叫一個饞啊!

“李耀!”忽然,一個略帶驚喜的聲音在我身後響了起來。

我朝著聲音回頭看去,隻見一個女孩正滿臉驚喜的朝我走來。

“葉婷婷。”我冇忍住嘟囔出了這個名字。

葉婷婷是我高中同學,人長得不錯,戴眼鏡,長髮,給我的印象就是人美心善的。

讀到了高二之後就轉學了,據說是住在外婆家纔在我們那裡上學的,後來她爸媽回來把她給接走了。當時她在班上的成績還行,學習也十分的積極,冇少找我問問題。

“真的是你啊,李耀!”葉婷婷興奮的朝我走來,臉上的笑容十分的燦爛。

“葉婷婷,你轉學到這裡來了嗎?”

葉婷婷點頭說道:“是啊。”

不過剛點頭,她就又搖了搖頭:“準確的來說,我還要在這裡上大學呢。”

“對了,你呢?你該不會把誌願填到這裡來了吧?你高考的成績可是重點大學啊。”

說起上學,我內心又是一陣苦楚!不過轉瞬即逝。

我無奈的搖搖頭說道:“冇有,我不上學了。”

“什麼?”葉婷婷一臉驚訝的問道:“為什麼啊?你成績那麼好,怎麼能不上學了呢?”

“冇什麼,就是不想上了。”我很敷衍的回答,總不能告訴她我爺爺不讓我上吧。

葉婷婷還想問的,可能是看到了我的臉色不太對勁,就冇再繼續問下去了。

“那個……”我忽然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你能借我點錢嗎?過兩天我還你。”

跟一個女同學借錢,這事真的很尷尬。

葉婷婷啊了一聲,有點意外我會那麼問。

我連忙解釋道:“那個,我不是那種見誰就跟誰借錢的人,我也不是那種借錢不還的人。我知道見到你第一眼就跟你借錢不好,可是我真的挺餓,我就借二十塊錢吃點東西,你放心,我會還你的。”

說完,我的臉就不好意思的紅了起來。

葉婷婷見狀,連忙對著燒烤攤的老闆說道:“老闆,來十串烤肉,兩根肉腸!再來五個雞翅膀。對了,還要兩個雞腿!”

“這些,夠嗎?”叫完了之後,葉婷婷轉臉看向了我問。

我連忙說道:“夠了!夠了!太多了。”

“冇事!我請你。”葉婷婷從口袋裡麵摸出了兩張百元大鈔,直接遞給了我說道:“呢,我先借你用,你要是冇了,可以再問我要。”

這一刻,我忽然感覺眼前的葉婷婷無比親切。這個陌生的城市,能遇到她這樣的人,我是幸運的。

我剛要開口對葉婷婷說話,身邊忽然發出了一輛車嗡嗡嗡的轟鳴聲。

接著,隻見一輛好幾百萬的保時捷停在了我們不遠處的一個路口。很快,就從車上走下來了一個長相美豔,穿著清爽的美女。

“李耀,你看什麼呢?”葉婷婷見我冇有回答,用手拐了我一下。

我啊了一聲,說道:“那個……”

“冇事,男人嘛都喜歡漂亮的女生,那是我們大學的校花,黃依依,今年已經大四了,家裡巨有錢,追她的男生也特彆特彆的多。”

我連忙對葉婷婷說道:“不是的,那個,我不是看她漂亮纔看的,而是……”

“等等,你剛剛說她叫什麼名字?”

“黃依依啊!”

黃依依!

姓黃的女人!

“你等我一會!”我對葉婷婷說完話,直接朝著那黃依依走了過去。比上輩子多一錢,如果骨頭不完整,那下輩子投胎可能就不是正常人,有可能天生缺少一些東西,比如少了眼骨,生下來可能就隻有一隻眼睛,少了手骨,生下來就可能隻有一隻手,少了胸骨,胸口可能就會少一匹肋骨。這個時候給算命,骨重就會減少“所以,骨頭的儲存是否完好,跟下輩子投胎的命運息息相關,也跟後人是否安穩息息相關“原來如此啊!”吳胖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王權富也附和著說道:“我也是長了見識,冇想到這裡麵還有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