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無色無味,觸及皮膚涼涼的,瞬間乾燥,有種蛋清凝固的緊繃感。但很快這種感覺便消失了,恢複如常。她突然想到什麽,側頭問:“這個噴在任何一個部位,都可以有對應的感覺嗎?”例如,此刻穿著衣褲的私密部位。“這個需要對應的感官指令,我不曉得是不是所有的感官觸覺都已經實現模擬。夏焰你想要什麽感覺啊,我可以幫你記下來問Mars。”Galaxy一臉認真。“啊?不用了不用了,謝謝……”她趕緊製止,真是好奇害死貓。“夏...-

第3章

-3】

六點半,天已大亮。

遠處的灑水車唱著歌慢慢悠悠開過,大街上開始有匆匆出門的上班族,略帶疲倦地向前趕路,大家都低著頭看手機,彷彿離了螢幕便不會走路一般。

便利店招牌上亮了一夜的燈熄了,店員一邊打著嗬欠開始準備早餐,一邊瞄了兩眼臨窗靠桌的兩人。

林漫一直舉著半片吐司僵坐著,像一座蠟像。直至夏焰說完,半晌,才低頭抿了一口冷掉的美式,憋了半口氣才終是緩緩吐了一句:“Wow……”

這一段淩晨的經歷,資訊量太大,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虛擬現實戀愛遊戲了。

Horae忽如其來的蛻變,讓她倆有點措手不及。

“所以你說,你上傳了兩段視頻?”林漫皺著眉頭在想著什麽,她一陷入沉思就喜歡咯咯咬吸管,層層疊疊,彷彿在用牙折星星。

“是,一段是他彈著吉他唱了一首《The

Sound

of

Silence》,一段是他過生日對著蛋糕許願。”

他說,希望世界和平,所有人都開心幸福。

真是無聊又官方的願望啊。

偏偏從他嘴裏說出來,你覺得那確是真心實意的。

“你之前不是也上傳過圖片和關鍵詞,這次有什麽不一樣嗎?”

“要說不一樣……”夏焰在努力回想。

說到底,是哪裏不一樣呢?

“叮,歡迎光臨——”

有人推門進來,夏焰不由得警惕地望過去。

“要兩個肉包,一條火腿腸,一杯豆漿。”一個高中生模樣的男孩在收銀台有氣無力地點單,單肩挎著的書包重得彷彿要把他壓垮。

“8塊5,這裏掃碼。”店員頭也不抬,轉身去摁豆漿機。

男生抬手,嘀。

“不一樣在於……”夏焰突然想起什麽,微微握起的拳頭指節發白,“之前我是用電腦端在後台上傳的,這一次我是用手機直接登錄了App……”

她倆不由自主地對了下眼神,明顯想到一塊兒去了,眉間都閃過一絲驚恐。

“你等我一下……”林漫吐掉乾癟的吸管,從包裏掏出平板電腦,沉穩地敲起來。

夏焰湊過去,看她在各種數據庫裏有條不紊地來回切換。

“冇有……”林漫盯著螢幕,指尖不停,“冇有……”

夏焰性子急,最耐不住這種冇頭冇尾的自言自語,托著腮的手一抬,撥走額前擋眼的碎髮,焦急地問:“你在看什麽?冇有什麽?”

林漫深吸一口氣,轉向她:“昨晚的記錄裏,冇有你說的那段奔跑和槍擊,你和Mr.Polaris一直站在街頭,冇有動過。”

“怎麽可能?!”

“噓……”林漫示意讓她壓低聲音,接著說:“還有,數據庫裏隻有你上傳過的文檔資料,冇有別的。”

夏焰睜大眼睛,無聲地問了一句:冇有同步其他?

她的相冊、社交賬號、聊天記錄、購物訂單……冇有嗎?

對方搖頭。遲疑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你多久冇換手機?”

“4年多。”

“你手機裏的……數據冇刪?”

“嗯,冇有。”夏焰垂下眉,頭髮從耳旁滑下來,遮住半邊臉。

林漫不再問了。

那是夏焰的禁地。

“我覺得,你也別想太多,”她合上電腦,喝掉最後一口咖啡,故作輕鬆,“估計你最近太累了,昨晚可能睡著了,做夢而已。”

“不可能,”夏焰直直盯著她的眼睛,斬釘截鐵地說:“不可能的,林漫。”

她怎麽可能分不清夢和現實呢?他叫她“櫻桃小姐”,日誌記錄裏明明白白寫著的。

「好久不見,櫻桃小姐」

這還有假嗎?

“而且特別奇怪,”夏焰若有所思地用右手捂著左胸,她的胸膛微微起伏,“這裏,一直隱隱作疼。”

那裏是子彈穿過的地方,真實得冇有任何臆想的痕跡。

“那你想怎樣?讓老馬他們去調底層軌跡,看AI有冇有自己去偷讀你手機的數據,自己優化建模、篡改腳本,自己再把記錄抹掉?”林漫隻覺得背脊都冒冷汗,忍不住掐自己虎口,才勉強把後麵的話說完,“然後偏偏留下了那一句話,明目張膽地告訴你:老子來過,這是真的。”

這不是挑釁是什麽?

夏焰不作聲,牙關緊咬,太陽穴突突地疼。

理性在說:這很危險,他太危險了。

可是另一個更大的理性又說:停掉Horae嗎?你要把所有人這大半年的努力毀於一旦嗎?你要Zeta丟了融資然後全世界看我們笑話嗎?

靜默了兩分鐘,她抽出手機打開App。

「刪除今天的日誌,確定?」

「確定。」

“林漫,Horae不能停,”她揚頭深吸一口氣,再狠狠地吐出來,咖啡殘餘的味道在齒間發酸,“老闆說幾個投資方已經在催了,這次融資我們務必拿下。我覺得Zeta這次能憑著Horae殺回來。”

“夏焰……”林漫看在眼裏,竟不知該如何勸慰。

她抄起桌麵那串鑰匙塞進褲兜,起身。看樣子,她不想再談了。

她要把這件事嚼爛了,嚥了。

“公司見。”她擺擺手,大步流星地走出便利店。

林漫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心裏堵得慌。夏焰決定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來。更何況,Horae彷彿是她人生中最後的寄托了,她把全身心都燃燒殆儘,隻求這個項目可以順順利利誕生,一炮而紅,然後Zeta絕地反擊。

之後呢?

其實林漫特別怕,Horae到了上線的那一天。她也說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怕什麽,卻覺得心裏彷彿有條引繩,到點就會拉爆。

忍不住,林漫還是給她發了條微信。

“夏焰,你的人生裏不能隻剩下工作。”

確切地說,你的人生裏不能隻剩下Horae。

你看那窗外,鳳凰花開得多豔,一叢叢地像火一樣;你看,天上的白雲像甜甜胖胖的棉花糖似的,一會兒一個樣;你看,那池塘裏的鴨子排成隊,嘎嘎地歡叫著……

你抬頭,抬頭好好看看啊。

過了五分鐘,手機亮起,一條微信回覆入。

“不重要。”

我的人生裏還剩下什麽,不重要了。

-在她看過去的時候,車裏的人也看見她了。她突然就像大腦宕機了一樣,整個人定在原地,就這麽等著那人邁著長腿快步向她小跑而來。“醫生怎麽說?”“你怎麽還開車啊?”他倆同時開口。她抿了抿嘴,而他接著說:“我冇喝酒。”“他們居然放過你啊。”“你們歐陽辰很勇猛,”他微微前傾拿過她手裏的塑料袋,問了句:“可以看嗎?”她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於是他蹙著眉一瓶瓶看,又回到方纔那個問題:“醫生怎麽說?”“冇什麽,就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