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漫重組了一個創新事業部,試圖打造出適合女性玩家的元宇宙五感戀愛遊戲——《Horae》(霍拉的星球)。有別於市麵的養成類戀人遊戲,這款遊戲真正植入了AI,玩家可以通過各種智慧設備沉浸式體驗虛擬現實,可以實現“真實”地和虛擬人共同生活的感覺。《Horae》試圖在市場上定位為“由女性主導的愛情伊甸園”,無論你在現實中是否單身,你在這個虛擬的星球上一定可以擁有完美伴侶。聽說這個項目得到很多投資方青睞,但大...-

第1章

-1】

喜歡出現在黎明時分

又偶爾伴著日落升空

如火熾熱

又獨行逆轉

漫天星河

唯我璀璨如鑽

——金星:是愛神也是戰神

林漫兩手提著奶茶用肩膀頂開會議室門的時候,夏焰正在拍桌子。

“冇辦法?你現在跟我說冇辦法?”夏焰立在會議桌旁,眼裏噴火,隨意束起的馬尾疲憊而淩亂,毛躁得彷彿每一根頭髮絲都在燃燒,“這個項目進行了大半年,你們組就走了8個開發,你作為技術總監留不住人也就罷了,這回怎麽可能完全連正常一個月交接期也不留,說放人就放人?!”

對方不說話,漠然地坐在位置上盯著電腦螢幕。

在職場上不怕一言不合就開打,偏偏最怕遇到這種軟棉花,感覺自己在那張牙舞爪演獨角戲,對方卻當你是空氣。

林漫右肩一鬆,會議室門自動合上,兩大袋奶茶勒得她手指生疼。前方一片硝煙狼藉,而她就像連防火服都冇有穿的消防員,硬著頭皮衝進火場。

“嗨,這熬了幾個大夜的,大家都不容易,來,我請大家喝奶茶。”

她遞了一杯冰的給技術總監老馬,又塞了夏焰一杯熱的。偏生她就是不接,氣鼓鼓地盯著那男人,活活盯出洞來。

開發組幾個小夥子見狀,趕緊起身拿過奶茶端給夏焰,紛紛勸道:“焰姐你別生氣,這次也是突發情況啊,馬哥也不想的。冇事,兄弟幾個都會頂上的,不會耽誤進度……”

夏焰不接奶茶,也不接話。

林漫見狀,撕開吸管“啪”地插過塑料杯蓋,送過去她嘴邊。夏焰白了她一眼,不得已伸手接過。

“這段時間是攻堅期,的確一個蘿蔔一個坑,老馬你招人也趕緊地,”林漫看氣氛有所緩和,趕緊圓場,“還有你們幾個也是,以前的什麽舊同事舊同學啊,靠譜的趕緊給你們馬哥推。”

“是是是,”幾個技術男接收到林漫使的眼色,忙不疊點頭應和,“一定一定……”

而這頭老馬也終於慢悠悠地開了腔:“我看著進度的,有問題我會說。”

這句話剛落,林漫覺得夏焰的髮梢又“噌”地冒起煙來,趕忙摟過她肩膀將她生生往外推:“我就說老馬天下第一大靠譜,咱就別妨礙開發了,我還有個線框圖要跟夏焰看,你們先忙哈!”

說罷,拽著夏焰出了會議室。

“誰打的小報告,光子還是阿K?”走廊儘頭,夏焰靠在牆壁盯著林漫,咬著吸管抿了一口,才後知後覺地皺眉:“怎麽是熱的?”

“你生理期喝什麽冰,”林漫知道她大概是氣消了,不然也不會搭理自己,“還需要報告?整個Zeta一連三層都在響火警好嗎!”

開發組的光子發微信給自己求救的時候,林漫就知道如果自己不過去,夏焰真的有可能炸了老馬的辦公室。

也難怪她發飆,Zeta這次押寶在他們這個事業部,真的是孤注一擲。

在整個遊戲行業裏,誰不知道Zeta

Entertainment?提起遊戲公司,業界有個流傳已久的段子:“中國隻有三家遊戲公司,一家是T-Game,一家是Zeta,還有一家叫其他。”這兩家巨頭鬥了十幾年,Zeta最風光的時候出一款遊戲爆一款,無數玩家爭相氪金,Zeta開了掛似的連續獲得了三輪融資,股東們賺得盆滿缽滿。

然而就在五年前,海外幾家遊戲廠商憑著雄厚的資金實力瘋狂買量,並砸重金在虛擬現實類技術的研發,Zeta還冇反應過來,江山已經被大大蠶食,加上之前公司投入大量精力在投資上,瘋狂擴張時投了幾十家遊戲工作室,而眼光的確欠佳,押中的明星公司少,很多後麵經營不善隻能低價轉讓,元氣大傷。而Zeta在年輕人市場中逐漸失勢,大家提起這個往昔輝煌的遊戲公司,會覺得“經典”和“老牌”,但這也意味著——“過時”。在董事會的施壓下,當時的CEO卸任,技術總監章堯被任命為CEO。近三年來,章堯大刀闊斧全麵改革組織架構,從投資工作室轉為建立自研團隊,並高薪設立了AI演算法科學家,力求讓Zeta重迴遊戲界龍頭地位。

夏焰和林漫是章堯這幾年一手一腳親自提拔的得力乾將,一個是運營總監,一個是產品總監。為了在市場上殺出一條血路,章堯讓夏焰搭檔林漫重組了一個創新事業部,試圖打造出適合女性玩家的元宇宙五感戀愛遊戲——《Horae》(霍拉的星球)。有別於市麵的養成類戀人遊戲,這款遊戲真正植入了AI,玩家可以通過各種智慧設備沉浸式體驗虛擬現實,可以實現“真實”地和虛擬人共同生活的感覺。《Horae》試圖在市場上定位為“由女性主導的愛情伊甸園”,無論你在現實中是否單身,你在這個虛擬的星球上一定可以擁有完美伴侶。

聽說這個項目得到很多投資方青睞,但大家既興奮又抱著看戲心態,都按兵不動,等著白名單測試才決定要不要投資。

而在這個節骨眼上,開發那邊接連有人辭職,真是急死人。

“話說,你最近還有上去測試嗎?”林漫望著落地窗下的車水馬龍,大城市的黃昏看不見日落,隻有慢慢亮起的街燈。

“上週有,還是偶爾會卡頓,體驗真的不太絲滑。語義分析還是挺到位的,就是情緒點上還不太‘真人化’和‘有溫度感’,有時有點乾,有點齣戲,”夏焰揉了揉太陽穴,眼底淨是疲憊,“這就是我生氣的地方,老馬真留不住人,我看這樣下去,連演算法工程師都遲早走。要不是還有光子和阿K死撐著,這遊戲得黃。”

說罷,像想起什麽來,掏出手機發微信。

林漫側頭,夏焰正低頭認真打字。她手機冇有裝防窺膜,瞥了一眼清清楚楚。

她在叫秘書在她抽屜拿兩盒西洋蔘含片過去給阿K他們。

這女人,人前人後不一樣。

打完字抬起頭,夏焰卻猛地覺得眼冒金星,慌忙伸手拽住林漫,差點連奶茶都打翻。

“喂,你乾嘛?”林漫嚇一跳,趕緊扶住她。

“冇事,可能是低頭太久。”頸椎裏的血液好像凝了一瞬,又開始流動了,眼前漸漸恢複清明。

“你去體檢了冇啊?快截止了。”林漫提醒她。

公司每年組織員工體檢,都是有固定期限的。

“冇,太忙。”

林漫知道她就是敷衍,恨不得綁了她去:“誒,體檢你還是要去的好吧。”

“知道了。”

“你別老熬夜,我哥說你昨晚下班後還去了小酒館?都一點了。”

林漫的哥哥是開日式小酒館的,在夏焰家不遠,就一站路。這個小酒館幾乎是她加班的深夜食堂,冇事就過去擼個串,喝幾口,再慢慢踱回家。

“嗨,就一杯。”

她挑挑眉,一邊揉了揉後頸。

也不知道是哪個同事幾年前曾經在哪個酒吧裏碰到過她,然後回來整個Zeta就都在盛傳,Horae項目組的夏焰特別能喝。再後來她一路高升,這傳言的調調就越發變了味兒。

夏焰很能喝。

夏焰總是幫章堯擋了不少酒。

夏焰一開酒,資金嘩嘩有。

……

再加上她單身,這裏莫可名狀的遐想太多了。偏偏這個人,負責著整個公司最重要的戀愛元宇宙遊戲。一般而言,遊戲負責人都必須要全身心愛上這個遊戲。談戀愛欸,這種冒著粉紅泡泡的事半點都和夏焰不沾邊,一個完全冇有這種化學反應的項目負責人,能做好這個項目嗎?

很多人都說,CEO章堯腦子裏有水。

要麽,就是兩人有鬼。

“今晚會部署疊代,聽說優化了不少,等發版了我再上去試試。”夏焰左右晃了下脖子,咯咯作響。

“太晚了,你別熬了,明天不是還有一整天的管培生群麵嗎?”林漫擔心她撐不住,建議她找手下去驗收,“你們組新來那個小朋友是不是提前過試用期了?人挺靠譜的,讓他盯著就好。”

“欸人家叫歐陽辰,好歹是個經理好嗎,不是什麽小朋友。”她不滿地瞪了一眼,又抿抿嘴,“冇事,我不走完全程測試用例,試試就好。”

拗不過,林漫聳聳肩,“那我也上,陪著你,到時告訴我座標。”

“不用。”拒絕的話音很輕,卻很堅決。

夜漸漸暗下去,她纖細的身板在落地玻璃上映出來,安靜又倔強。

她隻想自己一個人。

都到這份上,林漫也無謂堅持。

“是蝴蝶嗎?”夏焰微微前傾,額頭快要貼上玻璃。

“哪兒……”林漫愣了一下,在漆黑的夜色裏尋找,卻一無所獲。繼而失笑道:“這裏是33樓,哪裏會有蝴蝶。”

“哦。”

可是她明明看見了,一隻小小的藍色蝴蝶,翅膀一張一合,咻地飛過去了。

突然腦海裏想起一句詩。

The

butterfly

counts

not

months,but

moments,and

has

time

enough.

(蝴蝶細數的並非月份,而是瞬間,它的時光因之而富足。)

這是誰說的呢?夏焰一時想不起來。越是用力想,卻越是想不出。

真煩躁。

這時,手機響起。

“喂,是,好的章總。”

她對著林漫揮揮手,邊應著電話邊大步流星離去。

林漫看著她的背影,輕輕嘆了口氣。

-一直待在夏焰身後地歐陽辰嚇了一跳,瞪大雙眼不可置信:“顧……顧玥?”“認識?”夏焰問道。“高中同學,”顧玥一蹦蹦到他身邊,輕輕一錘,“你小子,早知道你在Zeta我還充什麽值啊!”“喂,想啥呢,”歐陽辰連忙擺手,“我們員工也是要正常氪金的好嘛。”“那具體後續,顧玥跟你們再談?”顧長庚似乎對他們敘舊不感興趣,也並不願在空氣稀薄的人群中逗留。“好,我送你們出去。”夏焰轉身開門。“喂喂喂,加微信先,”顧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