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吧。”謝子寧微微頷首,抬步走去。他們繞過中間的那處高樓,溫憫這時看了一下神像。是他自己!不敗武將!現在竟然還有人供他?按理說是不應該,畢竟是他自己把自己的廟砸了,受貶後就要查無此人的啊!本以為後麵還會是什麼輝煌耀眼的高樓,結果隻是一間看上去岌岌可危的茅屋!這和剛剛比起來,簡直是大跌眼鏡。溫憫不禁問道:“這就是……”他冇有把話說明,但言外之意卻讓人一清二楚。謝子寧的麵具似乎跟著笑了笑,道:“道長哥哥...-

“姻緣,財運什麼都算,一文錢一次!”溫憫搬出他的爛桌子,放在了大街上一處無人的地方,他剛放下凳子,忽然,一陣喧鬨聲轟然響起,還是昨日的景象,一群女人爭先恐後的衝了上來。表情似乎就要流下口水,一泄千裡。

溫憫作為一位被貶的神仙,做起了業餘的算命,他的人緣可大,一日十兩根本不在話下,溫飽更是不成問題。不過住宿他卻選擇流落街頭。

溫憫已經曆經了五次這樣的陣仗了,但不免還是有些心驚!他連忙坐下,連笑都是扯出來的,這種情況下,想錢自是能笑,但若除去錢,那便是苦矣。

這些女人不過都是來算姻緣的,同時希望是自己和這位小道士,瞧這俊俏的,真是令人疼愛。

溫憫清秀的眉目哭笑不得,連忙招手,讓大家小些,然後手攀上一旁的凳子,一抬,凳子飛也似就到另一頭了,一位濃妝豔抹的姑娘最先落座,那著急之勢,差點要撞到本就破爛的桌子。

一位兩鬢插著烈焰紅牡丹,紅唇暴起,長了顆媒婆痣的齙牙春坐下,她故作矜持的眨了眨眼,長長得眉毛打在臉上,粗獷的聲音努力嬌著,道:“小道士,算姻緣……”說罷,抬上一隻手,搭在桌上,臉扭在一旁,用手帕欲擒故縱的遮住一點,嫣紅爬上,嬌羞不已。

溫憫哭笑不得,道:“姑娘,你已經算了五次姻緣了,算這次是六次,依舊是在近一年之內,毫無動靜啊……”

“討厭啦!!!你想成親,我們一年後也沒關係。”說罷,嗖的的站起身,跺了跺腳,捏著一張繡花手帕捂在嘴邊,甩了甩自己的秀髮,一怒而奔。

“……下一位。”溫憫歎氣,艱難出聲道。

一位略長相清秀的女子坐下。溫憫暗吐一口渾氣,這回總算正常了。他問道:“算什麼?”

姑娘把頭埋得低低的,低道:“姻緣……”

溫憫看了看姑孃的臉,又看了看手,道:“姑娘是有心悅之人了,不過還是小心為上。”

姑孃的臉騰一下紅了,本害羞的,一下猛的抬頭,怒道:“他是不愛我是嗎?”

溫憫扯開嘴角,假笑道:“這個……天機不可泄露。”

姑娘抬手就要掀了桌子,溫憫連忙摁住,勸阻:“姑娘不可,不可啊姑娘!”

好在還算有些理智,她收起袖擺,怒目圓瞪的走了。溫憫再次感歎,這比做武將那時還累啊!

後麵在是一位又一位姑娘,目光所及之處,全都是姑娘。溫憫閉了閉眼,暗道:“這些姑娘還真是喜歡算姻緣啊……”

屆時,人群中突然爆發出一聲聲尖叫,讓開了一道,然後分兩側,冒著粉紅色的泡泡跑回家,這一切突發的太突然了。溫憫暗叫不好,有人要壞他生意,阻他賺錢。

人群散開後。溫憫先看見的是一位男子。

而隻是男子無奈的聳了聳肩,示意自己也不知道這群姑娘是怎麼了,溫憫想他大概也是很無措吧,畢竟好像和他沒關係。

那位男子身著黑衣,臉上帶著半邊斜麵具,卻依然看得出一定是一位好看的公子,半邊裸.露出的臉頰十分白皙,看上去不似活人的潤白,狐狸眼向上,漫不經心。

他走了上來。坐在溫憫的前麵。

溫憫一下回過神,尷尬的笑了笑,一位顧客也顧客,強打鎮定,道:“請問公子求什麼?”

那名男子道:“不知道長能否求姻緣?對方家世如何,性彆是甚,何時見麵,能否兩情相悅呢?”他說的漫不經心,讓人不知到底他是真心實意要求,還是假情假意搗亂,畢竟哪有男子求姻緣還要問性彆的?

溫憫愣愣,道:“這個,恐怕不能這麼詳細。”聽著真位挑剔的公子呢。

男子微笑頷首,玩世不恭的把手伸在桌上。溫憫看了再看,莫約一分鐘後,他神情變得不對,不對勁!十萬分不對勁,這根本就看不出來,什麼命格都冇有,空白一片。他疑聲道:“可否上手一探?”

男子笑了笑,道:“道長哥哥若是想,自然是可以。”

話落,溫憫便迫不及待的摁上男子的脈搏。跳動有力,也有溫度,不似什麼鬼東西,明明什麼問題也冇有。

那隻有一種可能,但溫憫不是很能保證自己的猜測。

溫憫摸了許久,纔拿開手,不好意思道:“這真是抱歉啊,我看不出來!請問您叫什麼?我再幫您看看。”

男子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溫憫,笑道:“謝子寧,不謝的謝,子衿中的子寧。”

溫憫頷首,他隨手變出一本盜版生死簿,但查了名字後,還是什麼都冇。簡直是離天下之不普!溫憫沉思道:“這位公子,真的好生神秘呢,你是妖界或鬼界的吧?凡人的生死簿上,冇有您啊。”他說的略微無奈,妖界魔界他可管不著啊,算命本就是業餘,所以若不是凡界,怕是難算。

為何不說是天界仙界的呢?因為他的身上什麼氣息都冇有若是有靈氣,溫憫也一定絲毫不漏的看出來,所以這就可以排除了,畢竟天界“狗鼻子”的稱號可不是亂來的。

路過的男子牽著一位女子,女子目不朝前,盯著溫憫,那神情就差上來抱著親一口,叫相公了,男子忍怒罵了一句:狐狸精!

謝子寧正襟危坐,笑了笑,道:“小妖罷了,狐狸精。”

溫憫也自下定義他為一隻小妖,除卻會些普通的法力外,與普通人也彆無二致。

溫憫笑了笑。五天,已經有不少人說過他了,這會還在司空見慣了。他照常回了個微笑,但男子一下就不好意思的轉過頭,耳朵卻紅了。

“……”

這時,男子慘叫一聲:“哎喲!”,不知是絆到了什麼,平底摔了下去。臉頰擦地,手直直朝前伸,菜也散落一地。

溫憫起身,想上前去幫忙,這時,手腕忽的被拽住,他向下看去,坐著的謝子寧一手撐著下顎,滿不在意道:“麻煩倒是不麻煩,不過今日身上冇帶錢,不如請道長哥哥去我家的餐館?”

女子已經將那位平底摔的男子扶了起來,恨鐵不成鋼的拽著人的耳朵,罵罵咧咧走了回去。

溫憫撓了撓頭,坐下。溫聲道:“多謝好意,不過溫某怕是要佛了公子好意……”

剛剛一下少了這麼多的顧客,今日能否攢上一兩錢都成問題了,這可得怎麼辦呐!溫憫心不在焉。

謝子寧笑了笑,把頭歪了歪。道:“真是可惜了,我還想讓道長哥哥幫忙看看我臥床不起弱弟弟。”

病弱的狐狸,還真是少見呢。

溫憫道:“這、這倒是可以!請問他病得怎麼樣呢?是很嚴重嗎?”

謝子寧道:“不知,我也不會看病,大夫也請不起。”他說話時,太假,溫憫可不覺得他請不起大夫,衣裳雖簡樸,卻不是什麼粗料子,頭上的純銀配飾流轉至黑髮間,看上去打造的十分輕巧,又仔細。

謝子寧悶聲道:“若是無以回報,我真是不好意思帶道長哥哥回去,麻煩你呢。”

溫憫哭笑不得,他道:“那便一頓飯,真是麻煩了。”

謝子寧站起身。溫憫一下紅了臉。他的身高不過一七八,在天界之時就被嘲笑過,一位武將竟如此矮,而麵前的謝子寧,一看便是一九左右,對比起來,真叫人弱了氣勢。

謝子寧率先起身,他看上去應該是揚著眉頭,神情得意,道:“道長哥哥,還勞煩跟著我。”

溫憫頷首。走在身後跟著他。

溫憫被帶入一處小巷中。小巷略顯昏暗,想必也不是什麼大餐館,這要是一頓飯,他還是勉強可以付得起錢。而這時天空不知何時從晴空萬裡變為黑壓壓的一片,若是下雨可不好辦呢。

又拐了一個角,溫憫開始狐疑了,什麼餐館開那麼偏僻,這難道會有生意做嗎?會有人嗎?

這時,謝子寧笑道:“到了。”

溫憫走前一看,萬丈光芒!四壁的建築閃著熠熠的光,似一座三合院。走了進去,裡麵更是讓人佩服。柱子像是用金子做的般,兩側的房屋都略矮,而前麵的更像是宮觀,卻被放上了桌椅,高樓而立,金黃,赤紅交錯,讓人大開眼界。中間的屋子上麵的牆上倒是掛了一幅畫,溫憫在院內並未走進去,所以冇怎麼看清。

微微汗顏,這一頓飯下來,可不得傾家蕩產!雖然溫憫並不是什麼以貌取人,以景取量的人,但是這種情況,怎麼可能理智啊……

謝子寧笑了笑,側身看目瞪口呆的溫憫,道:“道長哥哥?”

溫憫從震撼中,回過神,道:“我們先去看看您的弟弟吧。”

謝子寧微微頷首,抬步走去。他們繞過中間的那處高樓,溫憫這時看了一下神像。是他自己!不敗武將!現在竟然還有人供他?按理說是不應該,畢竟是他自己把自己的廟砸了,受貶後就要查無此人的啊!

本以為後麵還會是什麼輝煌耀眼的高樓,結果隻是一間看上去岌岌可危的茅屋!這和剛剛比起來,簡直是大跌眼鏡。

溫憫不禁問道:“這就是……”他冇有把話說明,但言外之意卻讓人一清二楚。

謝子寧的麵具似乎跟著笑了笑,道:“道長哥哥還望等一下我,我去去就回。”

溫緩頷首,打量起前後對比。四壁生輝,和漏風漏水。看來開這麼偏僻,又投入大量的金錢去打造,想必也是要虧本的。

溫憫上前摸了摸,是真金!真是匪夷所思,現在工民已經到遙不可及的地步了嗎?而且,上麵還是凹陷著什麼壁畫,卻被隱藏起來,但凹陷得一定不是什麼好壁畫,因為這等手感,十分不一。

溫憫來回徘徊,裡麵突然發出一聲慘叫,但又迅速噤聲。那一聲叫,聽得出來,好像是被一拳打的,或是遭受了什麼暴力,反正絕不可能是生病能喊出來的。

這時,謝子寧子走了出來。看見溫憫後,旋即笑道:“麻煩了。”

溫憫也不好過問,走了進去,謝子寧讓開一條路。裡麵很是昏暗,隻有一隻微弱的蠟燭在至死的燃燒。

躺在床傷的男子,便是謝子寧的弟弟了。溫憫走上前。

床上的人看上去很是虛弱,嘴脣乾裂發白,看上去像是被吸了……精氣。

整間房,看樣子就蓋在身上比被褥好點。

溫憫拿過放在被褥上的手。脈搏跳動的不是很有力,而且身體裡麵的靈力一看便微不可微。忽然,他好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啼笑皆非:“這是……玩多了導致的!以後還是要保障自己的身體啊!”他省略了兩個字。

什麼臥床不起,這最多就躺了三天。

床上的人一下不好意思了,看上去好似要縮進被褥裡,嬌嫩的麵龐紅彤彤的。謝子寧這時嘲笑道:“即使這樣,我以後一定更加好好看顧。”他說的太冇誠意了,像是打發家長一定好好做作業,哄騙走家長後,轉頭就去玩的孩子。溫憫都不覺笑了笑。

屆時,外麵突然多了一陣吆喝:“老闆,點單!!!老闆人呢???老闆!”大有鬼哭狼嚎之勢。

床上的人一下騰的要起身,溫憫連忙按住:“你確定要去嗎?”看樣子是個習慣病,老闆或是下人當慣了,況且也不是什麼大病,溫憫變出一顆藥丸,道:“吃了吧。”

他吃了下去,問道:“這是什麼?”

溫憫笑得天真無邪,道:“補陽的。”

一句話出了後,鮮血猛的從鼻孔內直流。溫憫不知一個體虛的人竟有如此大的功力,他連忙拿出自己的手帕,想遞給他,卻被身後的人抽走。

謝子寧眉頭微皺,把自己的手帕給了他,對溫憫道:“不必麻煩道長哥哥,他無礙。”

“……???”

謝子寧道:“道長隨我出來吧,現在定有小妖搬了桌子做戲呢。等人到了,吃飽後再走吧。”

溫憫先前以是應承,所以還真是不好意思拒絕,他起身,笑道:“好。”

聽見小妖,溫憫冇多奇怪,妖怪做飯給妖怪吃,冇什麼好說的的,但人能不能吃就不一定了。

謝子寧看也不看一眼他的“弟弟”便帶著人走了出去。

出去後,溫憫再次繞著走出了破敗的茅屋,走到了堂皇富麗的餐館。也正如謝子寧說的。

小妖們現在正在做戲。

“哪裡跑,看我天神石錘!”

“大王饒命啊……大王……”

看樣子是在編纂天界的鮮事做樂。天神石錘不過是他的前同僚,超強武將,漠天的戲法,隻是改的略微尷尬了些,若是讓那一位好麵子的武將看見,豈不要掀桌打人了。

謝子寧出來後,妖怪們眼睛一亮,紛紛想停下來,發現他身邊還有個人模人樣的“妖”時,激動的要上前,卻被瞪了回去。

謝子寧環手抱胸,看了一眼小妖們後,道:“道長哥哥隨我上二樓吧。”

溫憫道:“會不會……”太奢侈了啊。

謝子寧道:“不會。”

不在說話,便自顧自的去了最華麗的高樓,上了三階台階後,他們走上二樓。

溫憫還是被驚到了。二樓雖說在下麵也是看得到的,但真正身臨其境,還是不免感歎。

他們到靠外麵的桌椅坐下。上麵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下麵樂此不疲做戲的小妖。他們被欄杆隔絕,並冇有什麼遮擋物,所以小妖們可以清清楚楚看見上麵的二位。

溫憫覺得這樣的話……他微微的臉頰發熱。

謝子寧道:“道長哥哥可還滿意?”

溫憫啼笑皆非:“滿意……”不過現在他纔對謝子寧對他的稱呼感到羞愧。之前是因為有事幫忙,可靜下來,無事可說時,還真是不太能麵對。

謝子寧手肘搭著桌子,撐著下顎,浪蕩不羈的笑了笑:“道長哥哥滿意就好。”

溫憫差點想起身跳下去了。還是很羞愧難當啊!昔日武將和妖怪混在一起,怎看也是不妥。

謝子寧道:“菜肴很快便可以的,不會耽誤道長哥哥太長時間。”

溫憫看了眼烏濛濛的天,心道:但願吧……

-鐘後,他神情變得不對,不對勁!十萬分不對勁,這根本就看不出來,什麼命格都冇有,空白一片。他疑聲道:“可否上手一探?”男子笑了笑,道:“道長哥哥若是想,自然是可以。”話落,溫憫便迫不及待的摁上男子的脈搏。跳動有力,也有溫度,不似什麼鬼東西,明明什麼問題也冇有。那隻有一種可能,但溫憫不是很能保證自己的猜測。溫憫摸了許久,纔拿開手,不好意思道:“這真是抱歉啊,我看不出來!請問您叫什麼?我再幫您看看。”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