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見他身姿不凡,“請問你來找誰?要是我們知道,便帶你去,”謝璟舒麵帶微笑,“慕羽澤,”“那跟我們走吧,”其中的一位修者做出一個請的動作,謝璟舒大略掃了一下週圍,瓊樓玉宇,亭台樓閣,還是如前世那般熟悉,兩人走路時,修者問道,“請問你來找他做什麼?”慕羽澤是門派第二個長老的孩子,所有人都認識他。謝璟舒道,“上次答應了來見他,便順路來了這兒看看,”想這時應該過了拜師時,他問道帶路的修者,“他拜師了嗎?”這...-

魔宮的邢台中,金髮的男人正坐在高位之上,由上而下的俯視著被綁縛在魔柱上的人,

“師尊,你還不願意向我的族人賠罪嗎?”

綁在魔柱上的男人鳳眼闔著,唇齒微張,露出一個嘲諷的笑,這樣不屑的表情,在這張絕世容顏上更添了幾分清高,

“邪佞當誅,我冇你這樣的弟子,”

“很好,”葉風辭走下寶座,縱身掠到了謝景舒的旁邊,在魔柱上加註了一點靈力,便讓身受重傷的謝景舒逼不得已地現出了冰透般的龍尾,額頭上白到近乎透明的龍角現出來了。

“師尊的真身,可真是好看啊!你知道,我想這條龍尾,想了多久了?”葉風辭摸著謝璟舒的龍角,謝璟舒拚命側過頭,不想被現任的魔君觸碰。

他原是龍族最受寵的太子,是萬年難遇的一條冰龍,世間罕見的絕色,如今,卻淪為了昔日最寵愛弟子的階下囚。

葉風辭看著謝璟舒偏過臉,不願讓他觸摸龍角,他越性也冇多做糾纏,反而蹲了下去,用一種幾乎要灼傷的目光看著這白而冰透的龍尾,以及龍尾上的兩隻龍爪。

謝璟舒調集靈力,想恢複正常模樣,現出龍尾一般都是在情動之時,被這樣的目光看著,他羞憤欲死,

他想收回龍尾,

葉風辭的手驀地抓住了那條掙紮的龍尾,謝璟舒一聲悶哼,不是痛,而是一種異樣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骨酥腿軟。

偏偏這時那個惡魔的聲音又響起了,“聽聞龍尾隻有在情動之時纔會出現,是一條龍最敏感的地方,我這樣握著,師尊,你什麼感覺?”

說著更溫柔地去撫摸著這條龍尾,輕到像是撓癢,

謝璟舒忍不住輕哼,喘息道,“孽……畜,放……開,”

“師尊不是很舒服嗎?為什麼讓我放開?”葉風辭用指甲去輕颳著龍尾上的鱗片,指腹略帶薄繭,觸及鱗片根部時,

謝璟舒渾身戰栗,遏製不住的哼出聲,他緊緊地閉著眼睛,葉風辭則強迫他睜開眼睛,“放……放……開,孽……障,”

“龍族太子,靈夢仙尊,不還輸給了我,”葉風辭眼中閃動精光,將龍尾如玩物般托在自己的手上撫摸著,

感受著那龍尾在手中因掙脫不開而微微顫抖,龍爪也徒勞的蹬著,以及那好聽的聲音。

“放……開,”

“師尊要我放開也不是不可以,向我的族人賠罪,隨後與我完——”

葉風辭還未說完,就被謝璟舒打斷了,“不……可……能,”

即使淪為階下囚,被廢去全身靈力,謝璟舒依然高昂著頭,鳳眼中是不屑、嘲諷。

葉風辭未說話,“師尊在我魔界已有三日,我已經向各族送去請帖,今日,便是你我完婚之日,”

“孽……障——”謝璟舒一口氣快要上不來,師徒成親,他會淪為三界笑柄,遭天下人恥笑。

“師尊還不願同我族人賠罪是嗎?”

“邪佞……當……誅,”即使口齒不清,依然義正言辭,

葉風辭笑了,捏緊了拳頭,神色如地獄爬上的鬼魅,接著製住他的龍尾,兩隻手指夾住一枚鱗片,

謝璟舒一顆心如墜入冰窖,顫抖道,“你…要…乾什……麼?”

話音剛落,一片龍鱗帶著血就被生生拔下,謝璟舒一聲淒厲地喊叫,

“一片,”葉風辭數著數,接著又慢悠悠地捏住了一片龍鱗,稍微施加靈力,

“兩片,”謝璟舒的冰透的龍尾透出紅色,

可葉風辭還不放過他,

“三片,”“四片,”第四片的時候葉風辭終於抬起頭,觀察著謝璟舒的模樣。

謝璟舒雙目因為疼痛而變得猩紅,仇恨地盯著葉風辭,可最後還是暈了過去,

這是他的龍鱗啊,每一片都他視若珍寶,在劇痛中龍尾縮了回去,化為雙腿,小腿淌著血。

葉風辭還不遂意,用靈力強製將謝璟舒逼醒,謝璟舒剛睜開眼,葉風辭就迫不及待道,

“如今,師尊廢人一個,即日便可同我完婚,”

謝璟舒冷淡地瞧了他一眼,比剛纔更加冷漠,

“你敢,”

葉風辭冇有說話,抬手叫來一個魔侍,分彆站立在魔柱兩側,

“替他沐浴更衣,婚服已經放在了浴房,”說著手一揮,謝璟舒便從魔柱上跌下,兩個侍從一左一右架著他。

“放……開,你這個……孽障,”謝璟舒就這麼被架著離開了。

葉風辭回到了魔宮之中,護法迎了上來,

“請帖都送到了嗎?特彆是本君的那個好師兄那裡,”

“都送到了,應該很快就到了,”

“做得很好,”葉風辭說完就朝著浴房走去,想了想,有些東西,還不能借他人之手,還是要親自動手才安心。

謝璟舒被按在浴池之中,兩個侍從想為他更衣,

他大吼,“滾出去!!”

侍從不敢說話,葉風辭示意他們下去,兩個仆人飛快地溜開了,謝璟舒還以為是自己的大吼嚇跑她們,

喘息了兩口,回頭看去,葉風辭一臉嬉笑地在後麵看著他,

他如臨大敵,“混賬,”

“師尊,不如,我幫你,”葉風辭靠近,謝璟舒忙向對岸逃去,

他是出生於冰山天水中的一尾白龍,通水性,躲開了葉風辭的手,

“滾!!”

“師尊,何必呢,很快,我們就要成親了,你逃不掉的,”謝璟舒伏在地上奄奄一息,黑髮也變成了最初的白髮。

葉風辭將他抱起來,謝璟舒像是見鬼那般看著他,死命地想逃開,

“師尊,穿好婚服,做我的夫人,”

“孽障,”謝璟舒再欲掙紮,葉風辭輕輕鬆鬆地就給他施了個定身術,

他動彈不得,一雙鳳眼中滿是屈辱、怨恨、不甘,淺色的嘴唇微張顫抖,

“放……開,”

“師尊,我替你更衣,他們,等了好久了,”葉風辭不由分說地將謝璟舒濕了的衣衫除去,換上了大紅色的婚服。

“孽障,”謝璟舒氣到渾身的血液都快凝滯了,呼吸也困難了,

而葉風辭在這時還給他的頭上披上了一層紅布,抱著他,一步步向最外頭的宮殿走去。

魔界宮殿數不勝數,金碧輝煌卻是多了一種陰森之感,葉風辭抱著謝璟舒走下石階,

謝璟舒罵道,“孽障,你要,帶我去,那裡,”

“師尊等一會當著那麼多的麵,可要多說幾句,”

葉風辭不懷好意地笑著,像是得勝歸來的將軍,抱著他的辛苦得來的獵物。

“你——”謝璟舒一口氣上不來,登時一口血就噴了出來,

“我…殺…了,你,”一字一頓道,

這時耳邊傳來一陣陣的笑聲,賓客滿堂,三界來恭賀魔君娶夫人,謝璟舒第一次連氣都不敢喘,他怕彆人發現。

“今日本君娶得嬌妻,賜我魔族每人千兩靈石,前來魔界恭賀本君之人,每人五百兩靈石,”

說罷台下一陣歡呼,有人這時道,“魔君,你的夫人,能否讓我們見見,”

謝璟舒躲在袍子底下的手指捏成了玉色,萬一,這個孽障,真的掀開了,他該怎麼辦?

葉風辭笑了一聲,“今日不可,不過,往後來我魔界,便可見他,”

“好,”

所有人都在喝彩,唯有慕清寒緊緊盯著魔君的臉,他知道,他的師弟,今日,娶的是他們的師尊。

魔君道,“都放開了喝,本君,今日高興,”他想拉謝璟舒坐下,但謝璟舒摸到了一邊的酒杯,一下就朝著聲音的方向潑去,

葉風辭笑了一聲,拿起桌上的酒一飲而儘,

“喝痛快了!”

舉杯敬酒,酒過三巡,天色漸晚,

一小妖道,“魔君,美酒時時有,還是快陪新夫人去吧,”

謝璟舒心如死灰,他知道,一旦進去,再也無法挽回,可是,誰能來救他!

一隻手攬住了他的腰,將他攔腰抱起,他不敢發出聲音,脖頸後仰,流出了淚……

-鑲嵌藍色寶石,加註靈流劍身便成淡藍色,水係靈力都為藍色靈流。無齒龍遊到了謝璟舒麵前,謝璟舒道,“慕清寒,你出去,”“啊,師尊,”“出去,”謝璟舒又說了一遍,慕清寒也就出去了,兩龍相視,額頭上的龍角出現,無齒龍垂下了龍首,“殿下,冇想到,我還能見到你,”謝璟舒道,“你認識我?”無齒龍早在龍神即位就消逝了,為何會出現在此地,謝璟舒百思不得其解,無齒龍抬眼,目光是真誠的,“殿下,我一直想見你,”“你不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