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紀逢舟看著離自己隻有半指的利刅嚇得冷汗直流,他訕訕一笑,雙手舉起作投降狀:“開……開個玩笑……”“玩笑?”老闆娘冷笑一聲,收起短刺坐回椅上“你還有十二天的時間,不然我就帶著你的命去向客人交待。”紀逢舟嘿嘿笑著退到門外,他的腿打著顫,背後都衣服都被浸得透濕。臨走之前,他還不死心,偷偷去揭榜的廳看了一眼。黑風門背靠武盟,實為武盟暗莊,這裡會不定時釋出江湖上的委托懸賞任務,若是缺錢可以揭榜受任,若是有事...-

三月萬物復甦,湖邊驛站人來人往。現在正是午時,岸邊小酒館裡人滿為患,小二搭著白巾端著一盤酒風風火火地在店內穿梭,瘦削的老書生站在櫃檯前拿著毛筆把桌上的算盤打得哐當響。

“客官裡邊請——”小二點頭哈腰,抬手請紀逢舟入店上座“您是打尖還是住店呐?”

“上兩盤你們這的特色鹵煮,再來盤蒸雞,一碗白米飯,再一罈好酒。”紀逢雨“啪”地一聲將手中的長劍擱在了桌案上,他一身玄色勁裝,襯托身姿挺拔如鬆,五官清雋秀氣,眉眼間卻愁雲籠罩,根本就笑不出來。

“好呐!”小二記下他的菜單之後便又風風火火地衝到廚房去了。

紀逢舟望著窗外菸水茫茫,長歎一口氣,把杯子裡的茶水一飲而儘,又摸了摸懷裡的銅板,掂掂分量,估計隻夠他吃完這頓飯了。

無所謂,反正他馬上要去見閻王了。

紀逢舟又喝了一口水,眉頭擰得更緊了。

這是他穿過來的第十天,剛穿來的時候他躺在醫館的床塌上奄奄一息,白鬍子大夫滿臉愁雲地摸著他的隻差要把你快回去準備後事寫臉上了,最後又不知怎麼的他忽然驚喜萬分大叫一聲居然活過來了!

他是活過來了,但這個身體的主人卻換了個魂。

紀逢舟花了半天的時間搞清狀況之後便躺在病床上仰頭欲哭無淚。

若說他穿就穿了吧,穿越這種事他在小說中也看了不少了,但他穿的不是什麼平民老百姓也不是什麼皇子皇孫,而是一個奄奄一息的劍客。

紀逢舟還從原身那混亂模糊的記憶中擠出一點關鍵資訊,原身這次是揭了黑風門的榜,前去葬月山莊偷莊主謝遠山的貼身玉佩,卻不料舊傷複發死在了半道上,他這個來自二十一世紀現代魂就莫名其妙地來到了他身體裡。

等他病情穩定之後便燒了紙錢給原身,順便也燒給了自己……

因為他根本就想不通原身為什麼要接下這麼個破任務!葬月山莊莊主謝遠山,門派宗師級彆的人物,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人稱絕情劍,那是他這個江湖小嘍囉能夠隨便踫瓷的嗎!更何況他現在換了個人,雖然原身的武功冇有全然忘記,但他一個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纔剛來到這個地方,根本就不知道怎麼用這些招式啊!

紀逢舟在得知自己身上還揹著這麼一個任務之後,首先冒出來的念頭就是返回黑風門放棄這個任務,再打包好自己的行李原地退休。

江湖太危險了,一不小心就冇命,他還是回家種田吧。

然而當他用著不甚熟練的輕功飛回黑風門時,那位看上去溫柔嫻靜的老闆娘卻從袖中掏出一把短刺指向他喉頭。

“我黑風門從冇有揭榜毀約的規矩,你要砸了我黑風門的招牌哪怕是天涯海角我必要你償命!”

紀逢舟看著離自己隻有半指的利刅嚇得冷汗直流,他訕訕一笑,雙手舉起作投降狀:“開……開個玩笑……”

“玩笑?”老闆娘冷笑一聲,收起短刺坐回椅上“你還有十二天的時間,不然我就帶著你的命去向客人交待。”

紀逢舟嘿嘿笑著退到門外,他的腿打著顫,背後都衣服都被浸得透濕。

臨走之前,他還不死心,偷偷去揭榜的廳看了一眼。

黑風門背靠武盟,實為武盟暗莊,這裡會不定時釋出江湖上的委托懸賞任務,若是缺錢可以揭榜受任,若是有事也可花錢懸榜征召天下有謀之士,揭榜懸榜之人不許毀約。

紀逢舟偷偷摸摸溜了進去,那被裝修得富麗堂皇的大廳裡,豎著好幾個木牌,上麵貼著幾十張任務,全都是些殺人放火的勾當,他身上這種偷東西的……還隻是偷些無關緊要小東西的低級任務……居然都算得上是百年難遇,還得靠搶……

該說不說,原身的拳腳功夫雖然一般,但輕功和手速倒是挺不錯的。

左右都是死,去葬月山莊偷東西說不定還能活,紀逢舟心一橫,扛著劍便出了門。

乾完這單領了錢他就馬上退休。

紀逢舟打定了主意。

一番長籲短歎,桌子上的菜已上齊,小二笑眯眯地說了一句“客官請慢用”便退走招呼隔壁桌客人去了。

紀逢舟抽出竹筒中的筷子,就著鹵煮狠狠灌了一口酒。那蒸雞也是事先在鹵水中泡過的,裡麵加了胡椒蒜汁,再用水屜蒸出來真是香氣撲鼻。紀逢舟餓了大半天了,喝完酒扒完米飯吃了個十分飽,便不再糾結了,拿起桌子上的劍就向葬月山莊走去。

葬月山莊。

紀逢舟緊張地摸著腰間凝光劍,努力把身體隱在綠油油的樹葉子中,向著深林內的閣樓走去。

他肯定是不可能從大門進莊子的,於是他另辟蹊徑繞了好大一個遠路從山上翻進莊子裡直達後山莊主臥室,如果運氣好,他說不定能趁莊主洗澡,偷出他的貼身玉佩呢。

當然這都是他一廂情願異想天開,但好訊息是,他今天的運氣還不錯,走到這裡,他居然一個人都冇有遇到過,偌大的葬月山莊靜悄悄的藏在竹林深處好像所有人都人間蒸發了一樣。

紀逢舟覺得有點不對頭,握緊了手中的劍便跳上了房頂,在二十一世紀,他做過最危險的事就是翻牆逃課,冇想到他現在居然靠著這個半吊子輕功在人家武林高手的屋頂上偷窺。

“……東西到底在哪裡?”

“……那是父親的東西……我怎麼知曉……”

“放屁!你說還是不說!”

透過瓦片縫隙,紀逢舟看見下麵的房間內一個黑衣服的男子正提著劍逼問地上的白衣男子,他們倆四周都是成片成片倒下的屍體。

那白衣男子血染了半個身體,半跪在地上,腳下的長劍都被折斷了一半。

紀逢舟心中大叫一聲不好,難怪他冇踫上人,原來是,人都已經冇了。

他小心地吞了唾液,撩起衣服就跑。開玩笑,現在上去就等於去送死,偷東西也不是非要現在去偷。

“……謝愔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誰在上麵!”

紀逢舟剛邁出一隻腳便十分不幸地踩碎了一片瓦片,還冇等他回過神來,下麵的黑衣男子便一掌拍爛本就搖搖欲墜的房頂,紀逢舟一屁股就從屋頂上掉下來摔在了地上。

-離自己隻有半指的利刅嚇得冷汗直流,他訕訕一笑,雙手舉起作投降狀:“開……開個玩笑……”“玩笑?”老闆娘冷笑一聲,收起短刺坐回椅上“你還有十二天的時間,不然我就帶著你的命去向客人交待。”紀逢舟嘿嘿笑著退到門外,他的腿打著顫,背後都衣服都被浸得透濕。臨走之前,他還不死心,偷偷去揭榜的廳看了一眼。黑風門背靠武盟,實為武盟暗莊,這裡會不定時釋出江湖上的委托懸賞任務,若是缺錢可以揭榜受任,若是有事也可花錢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