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李天晴還拿了一副假獠牙要戴上,說這樣會讓妝容更加真!但覺得太詭異了,寧死不從,李天晴怕反悔不陪,也隻好作罷……正當紀欣妍覺到無聊寂寂的時候,突然發現人群中有一雙眼睛正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個人個子很高,大概一米八左右,一襲略微的黑將完的材展無。一頂英式帽將亞麻的頭發半遮半掩,致絕的五,高的鼻梁,一雙眼睛像水晶一樣澄澈,眼角卻微微上揚,出一嫵。琥珀的瞳孔和妖的眼型奇妙的融合一種極的風。薄薄的淡如水,讓紀...“我戴著麵紗和鑲著假鑽的頭綴,參加這場期待已久的化妝舞會。我知道這將是我惟一的機會,與你悉卻又陌生地相對。……你終於溫地走向我,趕走了灰姑孃的自卑……”

激的拍子,無盡的搖擺,曖昧的燈和婀娜的影為化妝舞會增添了的彩。

臺上的主持人化妝巫的模樣,穿著一襲黑的抹短禮服,頭戴一頂著蓬鬆羽的黑尖帽子,此時正向臺下的客人們提出主辦者另行安排的通宵猜謎遊戲,“猜猜他是誰?”

這是每年這個時尚化妝舞會上不可或缺的遊戲,也是大家公認為最有趣的娛樂專案之一。

其實參加化妝舞會的客人們都是時尚的智者,他們要麼戴著眼罩,要麼化著極難辨認的妝容,要麼幹脆戴著一張造型奇特的麵,想要輕易認出誰是誰,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客人們在紅酒、甜品、舞步中穿梭,希能從那一張張致歡暢的麵孔中找到自己悉的影子。

紀欣妍斜倚在真皮沙發上,烏黑的秀發隨意披著,盡顯嫵,修長手指敲打著麵前的玻璃桌子,著舞池裡一個同樣是吸鬼打扮的冷豔,角一笑意若若現。

對這個舞會本來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的,但是最好的朋友李天晴卻非要拉著來參加。

拗不過這個外冷熱的姐妹淘,隻好隨化了個煙薰妝,再塗上鮮紅的膏,配上原本就白晳細的皮,打扮吸鬼就來了。

本來李天晴還拿了一副假獠牙要戴上,說這樣會讓妝容更加真!但覺得太詭異了,寧死不從,李天晴怕反悔不陪,也隻好作罷……

正當紀欣妍覺到無聊寂寂的時候,突然發現人群中有一雙眼睛正目不轉睛地盯著。

那個人個子很高,大概一米八左右,一襲略微的黑將完的材展無。

一頂英式帽將亞麻的頭發半遮半掩,致絕的五,高的鼻梁,一雙眼睛像水晶一樣澄澈,眼角卻微微上揚,出一嫵。琥珀的瞳孔和妖的眼型奇妙的融合一種極的風。薄薄的淡如水,讓紀欣妍到疑的是他並沒有化妝,卻戴了一副假獠牙。難道他也是裝扮吸鬼?

他的容貌與氣質還真是絕佳啊,就這樣不化妝戴一副假獠牙居然一點也不顯得突兀,反而覺得自然的,對,自然,自然得像他本來就長了這副牙一樣。

紀欣妍因這種想法而心裡的,也搞不懂他為什麼盯著自己看,該不會是因為他們作了“同類”的打扮吧?

正疑著,那人已緩緩向走來,看著的眼神帶著一掠奪。

“你好,這位先生,我們以前沒有見過麵吧?”麵對他的眼神,紀欣妍雖然心裡覺不太舒服,但仍然禮貌地站起來對他稍稍點點頭,打了聲招呼。

“哦,這位小姐,你不覺得你這種搭訕方式已經過時了嗎?”此人的眼神還是地罩在上……樣,穿著一襲黑的抹短禮服,頭戴一頂著蓬鬆羽的黑尖帽子,此時正向臺下的客人們提出主辦者另行安排的通宵猜謎遊戲,“猜猜他是誰?”這是每年這個時尚化妝舞會上不可或缺的遊戲,也是大家公認為最有趣的娛樂專案之一。其實參加化妝舞會的客人們都是時尚的智者,他們要麼戴著眼罩,要麼化著極難辨認的妝容,要麼幹脆戴著一張造型奇特的麵,想要輕易認出誰是誰,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客人們在紅酒、甜品、舞步中穿梭,希能從那一張張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