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落後巨大的“卻是如此……”嬴政聽了,微微點頭。“落後就要捱打嘛……從古到今,都是血淋淋的現實“卻是如此,一國弱而百國欺,自古以來,皆是如此嬴政點頭道,“大秦一開始,不也被魏國欺壓在頭上麼,幾乎滅國啊!好在,朕……秦始皇他,能繼承先祖之基業,一統天下!”“秦始皇啊?嗬……”趙龍說道,“說到這個,以我的想法,造成咱們國家這種情況的,可以說是成也秦始皇,敗也秦始皇恩……恩?我特麼?你說啥?聽到趙龍的話,...“貸……貸款?”

聽了趙龍的話,公子高一愣,“什麼貸款?”

“就是那些銀行啊……三大行什麼的……”

趙龍說道,“是有那麼一些貸款項目的,專門扶持做生意的人……就是……可能有點難拿……畢竟,銀行不是傻子,他看誰有大賺頭,他才把錢借給誰。

他要是看誰有一般的賺頭,有時候都未必借。要是看你未必能賺的,索性就不借了。總之,他們啊,是拿了百家的錢,還想賺百家的錢……”

臥槽?

還有這麼牛逼的存在嗎?

聽了趙龍的話,眾人頓時一陣錯愕。

這尼瑪,拿了百家的錢,還要賺百家的錢?

這不是我大秦的朝廷纔會做的事麼?這先生說的銀行該不會是朝廷吧?

不過,這不行啊……s://.42z.la

嬴政心說,我這不是要賺百家的錢,畢竟,百姓身上那幾兩肉,剩的也不多了,要是再逼幾步,他們是活不下去的。

實際上,嬴政統治大秦以來,大秦也經曆過數次的旱災了。

每一次的旱災,對於那些本就經濟繃緊的小農小戶們來說,就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因為,大秦的國策和體製,不允許民間有足夠的糧食儲備。

所以,那些普通的百姓們,也就不會又過多的糧食應對災年。

因此等到災年一到,反而是朝廷直接放糧進行賑濟。

冇辦法,誰讓收糧食的就是你呢?

所以,出現災害,必然要賑濟,賑濟之後,災害被及時停止,那災民就不會大麵積的流亡,大批的活不下去,也不會破罐子破摔。

這個在秦始皇在世的時候,都還是可以的,雖然那個時候,經濟已經繃緊!

但是,秦始皇懂這些,因此,地方會發生災難,卻不會亂,更不會大範圍的動亂,最不會發生全國性的動亂!

然而,到了秦二世之後,恰巧大秦在秦始皇駕崩冇多久,就又遭遇了天災。

而秦二世卻並冇有選擇賑濟,反而是該收不該收的,繼續收繳糧食賦稅。

而且,還要變本加厲!

因此,這本就繃緊的大秦經濟模式,瞬間發生崩塌混亂。

這也是為什麼李斯馮去疾和馮劫這三人會聯名上奏,要求秦二世暫停阿房宮這些奢華工程的緣故。

經濟崩塌了,誰都好不了!

但是,秦二世胡亥不懂這些,加上趙高在一旁為了一己私利而煽風點火,排除有實力的重臣,所以秦二世直接大興屠虐,把不少權貴全都給殺了!

秦朝也就步入了內憂外患,加速滅亡了……

這就是不懂經濟學的可怕之處啊……

“是啊……”

嬴政笑道,“那些個什麼貸款,對這些山村之人來說,自然不是好做到的……”

“這估計也是……”

趙龍聽了,隻好歎笑一聲,“至少,得做出一些苗頭來,他們才捨得放款

“是也……”

公子高聽了,一知半解的點頭,隨即說道,“那先生,若是,我想要用我那些朋友的錢,可該怎麼做?”

“這個嘛……”

趙龍聽了笑著說道,“那你首先得看看,他們是真想或者,真要跟你一起做生意嗎?如果不是,那就難了!如果是,那還有點機會……”

“那自然是真會了……”

公子高心說,朝廷讓權貴經商,權貴豈能不做?

做,是自然要做的!

隻不過,朝廷也想反過來,讓權貴們,也多多的付出一些。

“要是真的會跟著一起,那就好辦一些……”

趙龍笑著說道,“他不是想分錢嘛,往簡單來說,就搞股份製,你就先多出一筆錢,給他們看看

恩……恩?

什麼?

聽了趙龍的話,公子高等人,頓時一愣。

啥啊?

我還要先多出一筆?

這是為什麼?

那還不是我付出的更多了嗎?

“這,卻是為何?”

公子高不解問道,“我出了,彆人還怎麼出?”

“嘿,趙老闆彆急……”

趙龍笑著說道,“多出多得啊!按股份分紅來唄

“股份?分紅?”

公子高聽罷,困惑問道,“還請先生詳解之……”

“就打個比方……”

趙龍笑著說道,“就拿兩位來做一個簡單的例子……比如,這一開始,你倆都出一些成本,然後,賺的錢,對半分。然後,你們關係好的一個小兄弟,也想分一筆錢,但是,他是參與進來了,也做點什麼,但是出的成本不夠,還想著一直分不少錢。

這個時候,你們知道他家裡有錢,那就先定個規則,按所出的成本來分紅!緊接著,就加點錢,做更大的一筆買賣,那收益也就更大了,回頭,你們分的更多,他頂多還是老樣子,或者更少了,那你們說,他眼紅不眼紅呢?

然後,你們就告訴他,我們願意把自己的一部分股份賣給你,這樣你也能賺的更多一些了,你要是願意就做,不願意,那也得按照規矩辦。他要是真想賺錢的,那就會出錢!

這個時候,他要麼就退出不乾,要麼,他就得也會拿大把錢出來,也當成本!你們能賺,他也想這麼賺不是?除非,他是真的貪,又想多撈錢,又不想多出錢,乾活還一般,那這樣的人,趁早趕他走!”

“哦?卻是如此啊……”

聽了趙龍的話,公子高旋即一笑,“意思是,讓我們先出錢,先多賺一筆,給他看看?”

“是啊……”

趙龍笑道,“就是這個意思……”

他心說,這兩人說的,的確也有些奇怪。

這什麼叫,又不想多出錢,又想著多分錢?

這不是白嫖行為嗎?

很明顯不公平啊!

難道,這人是他們的什麼親戚?

礙於麵子,纔不好說破的?

否則的話,他們乾嘛會這麼糾結這樣簡單的問題呢?

還是,是什麼地痞惡霸啊?

“那個……”

想到這裡,趙龍看著公子高和將閭說道,“要是對方一直胡鬨的話,一直不講道理,我建議報警能力!錢是什麼?說到底說穿了也不過是資源的一種。他既然是資源的一種,又憑什麼不聽處置和調配呢?他又憑什麼脫穎而出,反過來淩駕於權力之上呢?所以啊,錢是買不來權的,錢要是能買來權利,那這個權利,是非常打折扣的。或者在一開始第一批人已經把權力買到手了,後續不會有真正的有錢人。因為,他不會讓你威脅到他的地位。所以,他直接把這個往上爬的梯子都給你砍折了!”“哈哈!”嬴政聽了笑道,“先生說的倒也是這個道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