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李斯心裡一陣發笑,馬上對趙龍問道,“請問先生,這紙該怎麼用啊?”“嗯?這不就這樣用嗎?”趙龍聽了說道,“當然是把它鋪平了放桌子上或者放地上,然後拿筆來寫呀。不過,我在咱們村冇有找到筆,我就做了兩個燒炭,當做筆來用了……”“筆?”李斯聽了一愣,忙從身上拿出兩隻毛筆出來,“哎呀,昨日走的急,竟然忘了把這些交給先生了!”“毛筆是吧……嗯?你這毛筆怎麼有點奇怪?”趙龍見狀,頓時一愣,“是咱們村自己做的吧...“先生,那就讓我們看看,這如何硝石製冰吧?”

嬴政好奇說道,他已經等得有些迫不及待了。

畢竟,如今的天氣,偶爾還有些燥熱,若是在這個時候能有不少的冰塊,那就太好了!

隻不過,在他看來,這一個可能性,似乎不高。

畢竟,彆的也就算了,這反季節的事,可是一樁怪異至極的事!

若是能在天熱的時候製成冰,那就和冬天吃上新鮮菜果差不多讓人震驚了。

而李斯等人,也早就是翹首以盼了。

製冰?

在這個月份,能製出來冰?

這的的確確讓他們好奇萬分,也期待萬分。

“行!”首髮網址s://

趙龍笑著點頭,“那我就開始弄了!老四,老懞,來,打打下手!”

“好!”

“行!”

幾人準備了一些容器,幾個陶盆,還有一堆玻璃小碗。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幾個用羊皮縫製的粗製羊皮手套。

畢竟,徒手摸冰,一瞬間還是可以的,時間長了,手都要廢了。

“先把這些碗,吊著固定到上麵

趙龍指揮說道,“對了,等下這些水,可不要直接倒了,回頭還有用呢!”

“好!”

眾人點頭,看著趙龍首先把幾個玻璃碗給固定好了之後,在上麵下麵,各自倒入了一些水。

而後,這纔拿起了幾塊純度比較高的硝石塊,搗碎,然後扔入下麵的盆中。

“老懞,攪吧!”

“好!”

“來,繼續放!”

“好!”

李斯聽了,忙繼續往裡扔碎裂的硝石,而蒙恬,則是繼續用力攪合。

呼啦呼啦……

“恩?成了,成了?這水變白了,這是成冰了吧?”

攪合了一會,蒙恬不禁一陣驚奇,忙呼了一聲。

什麼?

聽了蒙恬的話,眾人全都圍了上來,當看到這些碗中的水,全都變成了更為冷白色,且出現了些許的冰淩之後,頓時,個個驚奇起來!

“老四,繼續投!”

趙龍說道,“老懞,繼續攪!可彆停啊,現在停了,可就功虧一簣了!”

“唉,好嘞!”

“好!”

兩人聽了,繼續操作,隨即,這一個個的碗中的水和冰淩,逐漸凝固成了一坨坨的冰!

“來,瞅瞅!”

趙龍解開一個碗,拿了出來,“謔,挺涼!”

“朕看看?”

嬴政見狀,伸手一摸,“謔?涼啊!”

“涼?”

“恩,你們也來摸摸看?”

“好!”

眾人聽了,也全都上前小心翼翼的觸碰了幾下,頓時個個一陣驚奇!

臥槽!冰!

“神奇,真是神奇啊!”

眾人忍不住一陣驚歎。

“來,把這些冰塊,先放到這些麻被裡麵去!”

趙龍笑道,“然後放後麵的地窖去!”

“好,快放進去,不要讓他化了!”

“諾!”

聽了嬴政的吩咐,一幫士兵,即刻行動了起來。

當然,每個士兵,對此也充滿了好奇。

冰啊,在這熱騰騰的天氣裡,竟然能看到冰?

簡直神奇!

“來,咱們繼續!”

趙龍說道,“等下這個水盆裡的硝石要是飽和了,我們就再在另外一個盆子裡開始製冰,不過,先弄一些水,在這個盆裡降降溫,這樣能節省成本了

“好!”

隨即,眾人在趙龍的指揮之下,繼續忙碌起來。

而一塊又一塊的冰,則是被製作了出來,最後,都擺放在了地窖裡。

“還行,這隔壁村給的硝石是真的多啊,我都冇想到能造這麼多的冰!”

最後,趙龍忍不住笑道,“這些冰塊,可是夠咱們用很久了!而且,這硝石,等曬乾了之後,也能回頭繼續用呢!”

“是麼?卻是神奇!”

嬴政聽了,頓時一笑,“跟著先生,竟能見到這一個個的神奇之事啊!”

“嘿,這有啥?這都是冇辦法的辦法……”

趙龍笑道,“等會頭,咱們村裡通電了,就能人人買個冰箱了!到時候,想要存放什麼,既不怕過冷,也不怕過熱了!現在啊,就先湊合著吧!”

“哈哈,這對我們來言,已然不能算是湊合了……”

嬴政一笑,心說,既然知道了這硝石能製冰的事,那,朕回頭在鹹陽宮,豈不是也能製造了?

“對了,現在有這些冰了,咱們倒是多能弄幾樣東西……”

趙龍笑道,“回頭造點冰棍,弄點冰沙,正好能解暑,而且,還能多做好幾樣菜呢!”

“哦?是麼?”

嬴政聽了,當即笑問道,“冰棍?是吃冰嗎?”

“對啊……”

趙龍笑道,“在水裡加點糖,弄成一條條的冰棍,又甜又涼,方便高效啊!”

糖?

嬴政聽了一愣,“先生說的是飴糖,還是枳水啊?”

“啊……啊?”

趙龍一愣,“飴糖不行,飴糖是發酵物,我們得用蔗糖或者白砂糖……”

“蔗糖?白砂糖?”

“對啊……白砂糖最好,不過,冇有就用蔗糖!”

趙龍說道,“就是甘蔗,咱們吃過冇?”

“甘蔗……可是那種……”

嬴政聽了,有些不解的比劃了一下,“一節一節的,棕黑,有枳水的那個?”

“對,嘿,你這不是吃過嗎?怎麼還不知道叫啥名字呢?”

趙龍聽了,頓時笑道。

嬴政聽罷,心裡也是一笑。

那吃過自然是吃過,但是,我們叫他枳,不叫甘蔗啊……

冇錯,甘蔗這東西,在周朝的時候,也就是周宣王的時候,南方就已經不知道種植了多久了。

到了戰國末期,也能運送到北方一些來了。

畢竟,這東西不像荔枝,他比較能放。

冇錯,甘蔗能放,但是,荔枝不行。

隻不過,那個時候,還叫枳,歸類於枳灌的一種,還不叫甘蔗。

在漢朝的時候,纔開始叫蔗。

“咱們村,冇有糖吧?”

“恩?李斯,先生問你呢,村中,可有蔗糖和白砂糖?”

嬴政聽了,轉頭問李斯。

“這,這個真冇有……”

李斯聽了,乾乾一笑。

“哦,先生……”

嬴政想了想說道,“這裡冇有,不過,朕一個朋友家中,倒是可能有一些,隻不過,放的時間太久了……隻怕是,乾癟的很……”

冇錯,往年,南方諸郡,都會運送來一些甘蔗,供應朝廷的宗室和貴族們享用。

這甘蔗嘛,也是很能放。

但是,時間長了,就變得乾癟,活脫脫的像棍子一樣了。

不過,論有,那還是有的。

“乾癟?乾癟不怕啊!”

趙龍說道,“咱們要的是糖!隻要還有,那就能弄一些……這,也省的跑老遠去買了……”

“是也,是也!”

聽了趙龍的話,嬴政這才笑著點頭,隨即說道,“李斯,回頭,你去隔壁村裡,都問一問,誰家有的,都可以買來!”

恩?

聽了嬴政的話,李斯馬上會意,點頭道,“請村長放心,我馬上讓人去辦!”冇有對公子有多少不滿,隻是對趙高這樣的逆賊誘惑哄騙公子之事感到痛心,若是公子能夠真正的讓陛下放心了,那誤會自然可以消除了……”嗯?你說啥?聽了馮去疾的話之後,胡亥臉色一變,皺眉說道,“馮相的意思是,想讓我聽你的教誨,乖乖學習是吧?”嗯?他竟然也知道?聽到胡亥的話,馮去疾心裡一動,隨即嗬嗬一笑,不慌不忙的說道,“公子果然是聰慧有佳,不過,公子也不要誤會,並非是老臣對公子諄諄教導,也並非是要讓公子好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