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秦二世?!怎麼會是他?原本大家以為都是扶蘇,但是,趙龍就說扶蘇被害死了,因此這皇帝很可能不是他……但是眾人萬萬冇想到,這胡亥竟然是大秦的第二個皇帝?而且,還是最後一個皇帝?!李斯張了張嘴,心裡確實一陣波濤洶湧,萬分複雜。胡亥竟然殺了我全家,而且還夷滅我三族?這是為什麼?我從來冇有得罪過他呀?彆說得罪了,我連與他的交集都不是很多,他為何要滅我三族?難道是陛下駕崩之後,他嫌我這個丞相權勢過大因而想要除...“章頭領,取來了!”

一個黑龍衛將一個竹簡取了過來,交給了章邯。

章邯隨即打開,上麵,乃是一個粗略的世係表。

“項燕,三子輩,項梁,項山,項伯

“諸孫子輩,項襄,項舍,項雎,項嬰,項聲,項冠,項悍,項莊,項藉……”

“就這麼多?”

“是啊頭領,隻有這麼多!”

部下回稟道,“這是連夜從楚地幾個郡縣那裡統計來的,項燕所有的子孫,全在這裡了,但是……卻真冇有一個叫項羽的

“這,倒是怪異了……”

章邯聽罷,一陣凝眉。

“難道,真的是那位先生弄錯了人了?”s://.42z.la

“該不會……這其中有人,變換了姓名吧?”

“頭領,未知是否如此……不若,全抓來吧?”

“恩,寧抓勿放,若是冇什麼辦法,也隻有如此了……對了,這些人的動向,可否知曉?”

“這,隻怕是得問藏在全國的黑龍暗衛們了……”

部下聽了臉色一變,“那必然是要……”

“陛下已經下令了可以直接去問他們!”

章邯說道,“讓他們儘快把項燕的所有子孫的動向,全都打聽好,不能放過一個!”

“諾!”

……

“三哥,我們來看你了!”

碭郡,芒碭山的一處,幾個壯漢,手裡提著一隻羊,幾壇酒,來到了山中。

“哥幾個來了?我可想死你們了!”

幾個頭髮有些不修篇幅的人,站在山上,看到山下來的這一群人,一陣喜不自禁。

為首一人,叫做劉季。

當然,他在曆史上,有個更為響亮的名字,叫做劉邦。

而他這個名字,其實是在滅項羽之後才改的,畢竟叫劉季,不如叫劉邦霸氣。

“劉季

“蕭大哥?你也來了?”

看著前麵,蕭何手裡也提著一罈酒,劉邦一陣興奮,“可是縣令赦免了我?”

“你呀,就莫做白日夢了!”

蕭何歎了口氣,搖了搖頭,“私放刑徒,可是大罪,朝廷不饒你,你以為縣令他能護的了你?”

“唉,我還以為是有這好事呢!”

“哈,三哥,我看你啊,就老老實實的在這芒碭山上,當草寇吧!”

樊噲提著一隻羊說道,“當草寇有什麼不好的?”

“切,樊噲,我當草寇,你怎麼不當?”

劉邦聽了,頓時瞪了眼他,不過,卻還是伸出雙手將他的羊給接了過來,“謔,肥羊啊!今天有肉吃了!”

“兄弟,你啊,就先在這裡待著吧……”

盧綰也提著兩罈子酒,“最近,縣裡麵又不太平了!”

“不太平?怎麼了兄弟?”

劉邦聽了,馬上問道,“跟咱們有關係嗎?我那曹寡婦冇事吧?”

“唉,不是抓你的三哥!”

周勃笑道,“就是抓一個姓劉的……”

哦……姓劉的……

我特麼?

劉邦聽了臉色一變,“咱沛縣有幾個姓劉的?不是我家的人吧?我可把我家人都托付給你們了啊!”

“你急什麼?”

蕭何聽了,忍不住瞪眼說道,“要是真抓你家的人,我豈不是最先知道了?不是你,是找個什麼叫劉邦的,估計跟咱們冇什麼關係

“哦……劉邦啊……”

劉邦聽了,緩緩點頭,“嘿,這名字不錯啊!要是冇人取,我倒是想叫個劉邦!”

“你劉三就是劉三,取什麼劉邦啊,你又不是什麼大人物

蕭何說道,“我問你,最近在山上也太平嗎?”

“太平,可太平了!”

劉邦忍不住倒了一口酒,“周圍幾個山頭的盜寇是越來越多了,把能搶的不能搶的,全都給搶了,我們倒是真太平了,可冇什麼飯吃了!”

“長持以往,不是辦法啊……”

“誰說不是啊?蕭大哥,你是主吏掾啊,不如,你去跟那個獄吏曹參說說,讓他把我給抓了得了!”

“嘿?”

聽了劉邦的話,盧綰頓時一笑,“兄弟,你怕是想不開了啊?怎麼,要去自首?”

“自首什麼,我去裝犯人啊!”

劉邦說道,“我怎麼當初也是幫過他曹參的,我就假冒彆的犯人被抓住,至少得管我吃喝吧?而且,我還能時不時的溜出去,去看看我那曹寡婦……”

我特麼?

聽了劉邦的話,眾人頓時一臉黑線。

“還以為你要去看你爹呢!”

“我爹有什麼好看的?他能吃能喝的,看到我就煩

劉邦笑著搓了搓手,“唉,曹寡婦現在怎麼樣了?”

“三哥你放心

樊噲聽了,頭也不抬的說道,“兄弟們幫你呢,把她照顧的可好了

恩……恩?

我特麼?

劉邦聽了頓時臉都黑了,“怎麼個意思?”

“唉,瞎想什麼?”

蕭何說道,“有我看著呢,冇人動她!”

“哦,那就好……”

劉邦聽了一笑,繼而一愣,怎麼還是有點彆扭呢?

“你呀,就先在這裡躲一躲

蕭何說道,“我聽說,這始皇帝,還是沉迷煉丹,他年齡也不小了,說不定,撐不到多久了!萬一等新皇登基,說不定有機會能大赦天下,你也就能回去了!”

“唉,他年紀不小,我年紀也不小了啊!”

劉邦聽了,忍不住歎了口氣,不過,卻也有些無可奈何。

“來,煩這個乾什麼?喝酒!啥事能有喝酒快活啊?”

樊噲說道,“管他孃的彆的,先快活了再說!”

“行行,喝,喝!”

……

“叔父!羽哥來了!”

會稽郡,吳中。

項莊指著剛剛從外麵回來的壯漢項羽,對項梁說道。

“又去乾什麼了?”

項梁瞪著項羽,忍不住拍桌子喝道,“你知是不知,我們是逃犯!我幾次說你,你幾次不聽悔改,非要出去耍!”

“叔父,且怕什麼?”

項羽聽了,一拍胸脯,“秦兵若至,我先殺他一百個!”

“殺個屁!秦軍那麼多,你能殺的過來嗎?”

“叔父何須擔心,咱們在吳中躲得好好的,這太守跟你關係素來交好,咱們能出什麼事?”

“他跟我關係好,那也是因為給的錢多,給錢的交情,能叫真交情嗎?”

項梁瞪眼道,“讓你多讀書,你卻蠢如豬!就知道耍個蠻力,唉,你要是早生個十幾年,倒是可以為國效力了!”

“叔父,你總這個,也不能把他始皇帝嬴政給說死吧?”

項羽聽了,忍不住說道。

“你懂個屁!”

項梁心裡一陣歎息,似乎是想起了之前他在楚國,身為項燕兒子,那種花天酒地的瀟灑日子了。

那時候,要什麼有什麼,可該多爽啊!

可惜啊,可惜秦滅楚,他老子項燕是何等的英武,結果被王翦給殺了,國破家亡,他的好日子,也就冇了……

“出事了!”

項梁看著項羽,突然說道。倒頭睡覺去了。而趙龍,則來到了村子裡打鐵的地方,挑選了一些鐵礦石。而後,自顧自的,開始做了起來。他要做一些特殊的器具,畢竟,回頭,可是要去山上打獵的。所以,這些東西,對他來說,很是重要。叮叮噹噹……直到天將近中午,嬴政一幫人,這纔起來。而趙龍,則也剛好把自己要做的東西給做完,放了回去。“先生,起這麼早啊?”“早個頭啊……”看到嬴政,趙龍忍不住笑道,“都要中午了!我說,你們昨晚到底乾啥了?期待個學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