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的,他隻怕不會看我順眼!反正,昨日陛下對我的問話,已經是讓我把他得罪了一番了……他回頭若是知道了,也未必會放過我!既如此,為了我自己,也為了大公子,不如多留一個心眼!萬一他在耍什麼手段,再通過大公子那裡把我做的事添油加醋的說出來,我的腦袋和屁股隻怕還是不保!“你……莫不是因為那日,趙高質問你了什麼所以你對他有所不滿?”嬴政看的章邯,淡淡出聲。“陛下,小人萬死,不敢有如此的小心思!”章邯聽了趕緊說道...“敢問馮相,卻是什麼事情?”

“乃是讓朝廷賣紙的事!”

馮去疾看著眾人說道,“也就是你們前些日子見到過的那紙,不知諸位還有什麼印象否?”

嗯?

那些紙?

聽了馮去疾的話,眾人稍稍一愣也隨即都想了起來!

“卻是記得!”

“這倒是記得,那東西確實好用!”

“怎麼……”

一個人反應過來,頓時說道,“難道陛下要把那東西……”

“冇錯,陛下要把這售賣紙張的事交給李相去打理,而且我也聽說了首髮網址s://

看著眾人,馮去疾說道,“到時候朝廷隻分到七分的盈利!”

什麼?

朝廷隻分到七分的盈利?

那剩下的,足足三成的盈利,難不成全給李斯了?

不會吧,不會吧?

“這,馮相……”

一個全給聽了,一臉錯愕的看相馮去疾,“不知馮相認為,這紙張,能否大賣大收?”

“大賣大收,那是肯定!”

馮去疾看著眾人說道,“而且其到底有多大的收益,怕是遠超了諸位的想象!”

臥槽?

聽了馮去疾的話,眾人頓時臉都變了,一個個的兩眼發紅。

這收益會大的超乎想象,而朝廷得到七成的收益,剩下的三成要全給李斯?

那他得賺多少呀?

也簡直不敢想象啊!

“馮相,這陛下怎麼能夠給他那麼大好處呢?”

“是啊,馮相,這怎麼說也不能把這好處給他,而應該給馮相您呢!”

“冇錯!他憑什麼?他在老秦權貴之中有什麼威信嗎?”

“這老秦權貴哪個人不支援馮相,您支援他一個半路來的貨色?”

眾人聽了,頓時一陣憤慨,紛紛異口同聲的討伐道。

嗯?

聽了眾人的話,馮去疾心理,頓時也是一樂。

在他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他的反應和這些人當然也差不多,以下既然把這件事情交給了李斯那李斯,自然會跟著撈到巨大的好處。

這好處憑什麼是李斯的,而不能是自己的?

所以他就刻意隱瞞了一些,並不說李斯隻得到了一成半的分紅收益,而隻說朝廷隻得到七成,那剩下的百官自然會去想象!

那權貴百官們對李斯豈能滿意?

這也是馮去疾所想的……

反正朝廷要經商,陛下也點頭要經商,那我配合避一下就是但是,憑什麼配合陛下還要配合你李斯?

憑什麼陛下給的好處隻能是你李斯的,而不能是我的?

當然這些話馮去疾不會直接告訴嬴政,與其讓自己出頭露麵去說這些,那倒不如讓權貴百官們一起去質問!

就算陛下不悅,那也不會懲罰所有人吧?

而就算這件事情不會有什麼變化,那麼百官們對李斯的怨氣就會更重,到時候,自然就會更加站在自己這邊支援自己!

而如果這件事情隻要有一絲的轉機,那第一個受益者,必然也是自己。

當然,這其實都是馮去疾自己的算盤,不管這個算盤往哪裡撥,他都能夠動用手段得到好處!

“馮相啊,陛下這麼說,那您怎麼能點頭呢?”

其中有一個權貴看向馮去疾,忍不住說道,“這不管如何,您都不能把這好處讓給他李斯!”

“是啊,馮相,咱們所有人可都是向著您的,怎麼能夠便宜了他李斯呢?”

“哎……”

聽了眾人的話,馮去疾忍不住歎了口氣,心裡確實一笑。

“實不相瞞,我也爭過,我也勸過……”

馮去疾歎息說道,“隻可惜就我一人在那裡,陛下很難聽我的呀!而且這李斯,也好像是給大公子灌了什麼**湯一樣,讓大公子也支援他,如此一來,我更是寡不敵眾啊……”

嗯……嗯?

什麼?

大公子?

大公子扶蘇會支援李斯?

這怎麼可能呀?

這兩人之前在朝堂之上,為了國策國本之爭,可是爭的臉紅脖子粗的!

那李斯,為了能夠讓朝廷繼續堅持法家當國策,在陛下麵前,對扶蘇的麵子根本就不給!

如今他們怎麼可能勾結在一塊,這扶蘇就怎麼可能會向著李斯說話?

不過……

眾人的心裡也是一陣嘀咕,畢竟這麼些時日以來,扶蘇和李斯估計案中也接觸了不少,說不定是發生了什麼,讓他們兩個變得進退與共了?

可是他們兩個進退一共不要緊,不要影響他們這些權貴百官的好處就行啊!

你要是影響了,那豈不是對我們不利?

“這大公子一向和李斯不對付,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個權貴說著,確實拿眼睛盯著馮去疾,似乎是想探查出什麼來。

隻不過,馮去疾的臉上也是充滿了一陣困惑,讓他們難以覺察得出來。

冇錯,這些話也是馮去疾故意說出來的。

這扶蘇到底有冇有給李斯撐腰,有冇有向著李斯,那本身的真實性,也並不重要!

馮去疾要的,是權貴們的反應!

因為如果隻是說陛下在支援李斯,那麼權貴們的反應就絕對不會如此。

而如果說是扶蘇再支援李斯,那可就不一樣了!

因為扶蘇雖然是大公子,但是也是個公子。

權貴們就算對嬴政有什麼不滿,那也絕對會憋在心裡麵,或者吱吱嗚嗚的去吐露一絲一毫,絕對不敢大聲反抗!

因為嬴政畢竟是陛下,是大秦的皇帝!

可你扶蘇不同……

你是大公子,但你終究不是皇帝,而隻是一個皇子。

如果你一直與我們利益相悖,那怎麼能讓我們支援你呢?

就像之前,這扶蘇在朝堂之上一次次的提倡要用儒道代替法家當國策的時候,他們這些權貴百官都是和李斯一道進行反對的。

因為那不代表他們的利益!

之前能夠反對你,那麼現在照樣也能!

而馮去疾如此做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讓百官們對扶蘇也產生不滿,或者說接著產生更多的不滿!

因為朝廷除了扶蘇之外還有很多的公子,比如胡亥!

馮去疾心裡的算盤是,既然陛下讓我去教胡亥,而胡亥也是公子,而且聽陛下的意思,或許就是有著重培養胡亥當扶蘇的替代品的意思……

那如果百官們繼續反對扶蘇,如果扶蘇自己繼續作死……

那胡亥的機會不就來了?

胡亥的機會豈不就是自己的機會?

所以這件事情,他得做!

但是,又不敢做的過於明顯!

“這件事情……哎……”

馮去疾說著看著眾人,歎了口氣,“咱們也就自己說說就算了,可千萬千萬不要對大公子有任何的不滿啊,畢竟他是大公子,而且從來都是摘星仁厚的,你們知道吧?”

“這……”

眾人聽了,心裡一陣複雜。

“馮相說的是……大公子從來都是仁厚的,估計誰說什麼他就聽什麼……”

“對,想必也可能是李斯對大公司說了什麼,把大公子給騙到了……”

“可是不管怎麼樣,咱們不能讓李斯得逞啊!”

“對,冇錯!”

眾人全都看向了馮去疾,“馮相,明日就是朝會,咱們不如就當眾質問質問李斯他憑什麼得這麼多好處!”

“對呀,咱們又不反對陛下,咱們又不質疑大公子,但是單獨質問李斯應該是可以的吧?”

“冇錯!他對大秦有什麼功勞,難道咱們的功勞就比他少嗎?”

“是啊!我祖上也為大秦流過血,不像他隻動過嘴皮子!”

另外一個人聽了也馬上說道,“這論起功勞論起祖祖輩輩來,這怎麼都不能讓他獨占好處呀!”

“就是這個道理,這好處不可能讓他自己獨占了!至少,咱們得七成,他得三成!”

“是啊,這跟咱們所有人比起來,他李斯算什麼功勞?”

“七成自然是咱們的,那就算是剩下的三成,那也是得看咱們的臉色!”

“冇錯!馮相,明天咱們大家就都跟著您一起上奏,看看陛下說什麼!”

“你們急什麼呀?”

聽到眾人的話之後,又看到眾人全都盯著自己,馮去疾搖了搖頭,“難道你們真的認為這事,你們光動動嘴皮子,閉一下就能轉頭了?”

嗯?

什麼?

聽了馮去疾的話,眾人頓時一愣。

而馮去疾繼續說道,“你們再想一想,陛下為什麼把這麼大的好處就交給了李斯?

還有,你們之前是怎麼知道的?你們之前並不知道,這肯定是我告訴你們的呀!難道必須都猜不出來?”

嘶?

嗯?

聽到馮去疾的話,眾人臉色稍稍一變。

這馮去疾的意思是,不想讓眾人把他給賣了呀?

意思也是,他不想出頭?

“馮相的意思是,明日馮相您不好出頭?”

“不是不好出頭,得想一想,陛下會怎麼想,陛下又是怎麼籌謀的!”

馮去疾不緊不慢的說道,“咱們三為臣子的,如果不顧及陛下的感受,那可是大事一件啊!”

“那馮相的意思是……”

“嗬嗬,就當今日我從未告訴過諸位什麼,也當今日諸位冇有聽到我說過什麼……”

馮去疾笑了一聲說道,“反正明日陛下要說此事,這冇有人說也不要緊,你們可以提,你們不是可以問嗎?”

說著,馮去疾繼續說道,“到時候你們就一個個的發問,而本相,隻怕在第一時間,還不能和諸位進退與共,否則的話,對咱們也是不利的!”

什麼?

這意思是到明天讓我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把事情一步步問出來?

那倒也可以……

不過您後麵這句一開始不能和我們進退與共?

意思是到時候一個扮演白臉一個扮演黑臉了?

這傢夥……

眾人心裡一陣嘀咕,心說這馮相該不會是想要把她們也給算計了吧?

還是不想自己冒險,而把所有的風險都扔給了他們?

要是如此的話,那還要你這個人當右丞相乾嘛?

“唉,諸位也不要擔心更不要多,想本想和諸位從來都是進退與共的,這一點請諸位不要懷疑!”

馮去疾意味深長的說道,“隻是,若冇有人旁敲側擊,陛下豈不會兩頭為難?”

嗯?

謔!

聽了馮去疾的話之後,眾人也隨即明白了!

高啊!

原來馮去疾是要演這麼一出?

嘖嘖……

馮相不愧是馮相!

“馮相英明,咱們知道了!”

“那明日咱們就與馮相,還有他李斯好好的掙他一程!”

“嗬嗬……那明日,都拜托諸位了!”

“馮相放心,這是為了大家謀好處的事,咱們誰都不會當個縮頭烏龜!”

……

第二日……

鹹陽宮後殿,大秦朝堂的朝會。

“臣等拜見陛下,陛下萬年!”

“三公請免禮,諸位大臣請免禮

嬴政抬手,“三公請坐,諸位大臣請坐

“多謝陛下!”

“上次朝會,距今已有數日

嬴政坐在陛台王位之上,目視眾人,緩緩說道,“今日。不管什麼大小事,就將它一併解決了

“諾!”

“好,馮相何在?”

“陛下,臣在

馮去疾停了馬上起身,躬身道,“請陛下吩咐

“上次朝會的時候,李相曾經提到過一個高人,也提到過朝廷要經商

嬴政看著馮去疾說道,“當時朕和馮相都是帶著困惑的,如今馮相也已經見過那高人,且與他攀談不少了,不知道如今馮相怎麼想?這朝廷經商可行乎,不可行乎?”

“啟奏陛下!”

馮去疾聽了,馬上躬身說道,“承蒙陛下賜給臣下機會,臣下才能夠見識到那位高人。如李相所言,臣下也認為,這位高人的確是不可多得的一位奇才,乃是上天賜給我大秦的祥瑞!”

嗯?

聽了馮去疾的話之後,不少的朝臣,當然是昨日並冇有去找馮去疾的那些朝臣們,各自一驚。

就連馮去疾都這麼說了,那想必此人竟然是真真實實的奇人呀!

他們倒是也全都想見一見了!

“故而,臣下認為,朝廷經商,是可行的!”

嗯?

聽到馮去疾又說了一句,不少人頓時也是一陣驚詫。

這往日對朝廷經常反對聲音最大的肯定是馮去疾,無疑冇想到,如今馮去疾出去一趟,見了見那高人之後,竟然也認為朝廷經商是可以的了?

嘖嘖……

這可真是神奇了!

當然也不是這些人不想去找,馮去疾不想去,在第一時間問個清楚,而是因為他們的等級和地位還冇那麼高呢!

他們並不是最頂尖的權貴,不是三公也不是九卿,隻是三公九清下麵的一級或者更下麵一級的官吏。

雖然也是貴族,而且在整個大秦朝也相當的顯赫,但終究也是差那麼點意思。

“是麼?”

嬴政聽了一笑,“既然連馮相也這麼說了,那看來,這經商對朝廷來說的確是一件好事!不知百官可有什麼意見嗎?”

說著,嬴政目視群臣開口問道。

“啟奏陛下!”

就在嬴政話音剛落不久,一個權貴就馬上出列說道,“陛下要經商,兩位丞相也認為可以經商,那這當然是朝廷的一大好事!隻不過臣下愚鈍,朝廷經商,該如何經商?

是何人去管?何人去做?又拿什麼經商?這經商所得的收益,又是否全都歸朝廷呢?”

嗯?

嗬!

聽到這權貴的話之後,嬴政心理頓時一笑,一陣冷笑。

看來,這是有備而來了?

“李相何在?”

嬴政隨即看向李斯,李斯聽了馬上出列,“陛下,臣在!”

“想必這也是百官的困惑,那這些問題,就由李斯你來回答吧?”

“諾!”

李斯聽了馬上點頭,“臣領命!”

他轉頭看向那人,“陛下說的冇錯,想必這也是諸位大人心中的困惑,那我就為諸位大人一一解釋

他開頭說道,“這朝廷經商,當然是朝廷來管,也自然是交給諸位大臣去管。至於朝廷想要經商的東西,鹽鐵之類,還有其餘諸類,比如那玻璃,比如那紙張,都可以拿來經商!至於收益……”

說著,李斯遲疑了一下,開口說道,“大部分自然是交給朝廷的!剩下的自然是要分給權貴們,亦能讓權貴們也能得到好處,也是陛下仁慈恩賜了!”

哦?

大部分?

聽了李斯的話,不少權貴頓時一陣心中冷笑。

這個貨款到底是不是大部分交給朝廷,那剩下的也不算少吧?

既然剩下的不算少,那憑什麼要讓你一個人把好處都占了?

“多謝李相為下官解惑!”

那人聽了嗬嗬一笑,馬上說道,“既然李相說了這些,咱們也算明白了差不多,那請恕下官多嘴,前些時日曾經見過那紙,確實是個好東西,不知道此物,朝廷要如何經營,又要交給誰?”

嗯……嗯?

嗬!

這果然是要開始了!

聽了那人的話,嬴政心中頓時一笑。

而李斯聽了也是臉色一變,好傢夥,我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呢?

這人彆的不問,上來就問紙如何賣?

這句隻怕是聽到馮去疾說什麼了吧?

也自然知道,這事情是交給我了?

“嗬嗬,這你算是問對人了

嬴政笑了一聲,指著李斯說道,“朕已經打算將此事交給李斯了!”

“對,承蒙陛下信賴,臣下必定將此事籌備妥當,處置完善!”

李斯聽了,馬上說道。

“陛下聖明!”

那人聽了首先附和了一句,隨即含笑問道,“隻是臣下鬥膽,想問一句朝廷能得多少的好處?既然事情交給李相,那,李相,也不會不得一個吧?若是如此的話,那隻能說李向對陛下忠心耿耿,不求回報了……”

我特麼?

你這是明知故問是吧?

“嗬,那自然不是了!”

“那敢問李相,朝廷得了多少?”

“七成!”

“那就是李相得了三成了?”

這人聽了頓時故作吃驚,“難道這賣紙並不賺錢?而能給李相有三成?”

“三成?”

聽了這人的話,李斯頓時臉色一變,掃了一眼一旁,一言不發的馮去疾,心裡也就明白了。

好你個馮去疾!

原來你是這麼說的?

“嗬,若是本相能得到三成,那豈不是對不起朝廷了?”

李斯一本正經的說道,“說本相獨得三成好處的,要麼是不知,若是知道還如此說的,隻怕是奸邪小人,無恥之徒纔會這麼蓄意造謠!”

我特麼?

聽了李斯的話,馮去疾頓時臉色一變,心裡一沉。

這狗日的是故意罵我呀!

“哦,難道不是?”

聽了李斯的話,那權貴頓時一愣,心說這怎麼和馮相說的不一樣呢?

朝廷得了七成,那剩下三成不是你的嗎?

“這自然不是了!”

李斯看著那人說道,“七成自然是朝廷的,其中有一成半,乃是那位做出紙的高人的!剩下的,纔是本相的

什麼?

竟然是這樣?

聽了李斯的話,眾人頓時臉色一變。

臥槽?

這和馮去疾說的,可真是不一樣啊!不是那個包含九數的君子六藝啊……”趙龍聽了,一陣搖頭,暗叫可惜。這君子六藝,一是指的是六經,就是《易》《書》《詩》《禮》《樂》《春秋》。而另外一個君子六藝的教法,就是五禮,六樂,五射,五馭,六書,九數。顯然,這小趙學的是前明那個啊?不過,這周脾算經和九章算術,都是漢朝就有的數學钜作,小趙他們,竟然都不咋地啊?真可惜……“不過,我倒是學過算籌!”扶蘇聽了,馬上說道。什麼?算籌?趙龍聽了,頓時一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