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恭帝,元軍在圍困臨安之後,五歲的宋恭帝趙(xian)投降,被押回大都。在十七八歲準備結婚的時候,被元世祖忽必烈送到高原當和尚去了,一當就是幾十年。後來在元嬰中時期,因為受到文字獄的牽連,直接被刺死了。所以不管你是誰,隻要你是敵人的後代,而且身上還有著可能有威脅的血脈,要麼你當場就死了,要麼你後麵還得玩完,你不玩完我可能就玩完了,比如前秦的苻堅,死因過於憐憫,被慕容垂反水,被姚萇反水,最後被姚萇活活...“陛下……”

一旁,李斯聽了,不緊不慢道,“微臣倒是有個提議……”

“哦?李斯你說!”

“陛下,馮相剛纔所言,倒是也有些道理……”

李斯笑道,“他也不知,那自然也不能言說……微臣認為,路子,是走出來的,水,是試出來的!不如,就讓朝廷,先做幾個試試?若是權貴們看到了其中的利害利好,覺察到了經商創造到底是什麼,那,比乾乾的告訴他們,是更有效的,不知,陛下認為如何?”

恩?

嗬!

嬴政聽了,心裡也是一笑。

這李斯,也是個人精啊……

他是想要早點賣紙吧?

不過,這李斯說的也是有道理的……s://.42z.la

就像是看海,不管是看多少年,想多少年,親口嚐了,才知道這海水是什麼味道不是?

當然,這李斯的一番話,雖然明麵上說什麼馮去疾說的也有理,但是,實際上,卻是在擠兌他。

你馮去疾這麼說,那不就是想要先要權貴們要到足夠的好處嗎?

嗬,我李斯,偏偏不讓!

你以為少了你點頭,朝廷就轉動不得了?

隻怕未必吧?

馮去疾是什麼人,那自然是能聽得出來李斯的意思之中,都有什麼了。

“這,李相說的自然也有道理,就怕權貴不知情,不領情啊……”

馮去疾含笑說道,“不過,還請陛下示下

"恩……朕想了,兩位所言,的確都有道理。"

嬴政緩緩說道,“既如此,那就兵分兩道,李斯,你就負責籌辦朝廷創辦幾個產業的事,當做試水!馮去疾,你就負責遊說權貴們,告訴他們,朝廷若是經商得益,那麼,百官自然也會得到好處!這樣吧,你就先選幾個權貴出來,讓他們配合李相一起經營,回頭,自然有他們的好處

恩……恩?

聽了嬴政的話,李斯和馮去疾兩人臉色一變,心裡一動。

隨即,全都躬身行禮。

“諾!陛下聖明!”

“恩,此事,那就這麼先定了

“陛下……還有那,司馬欣……”

一旁,看到嬴政說完了,蒙恬這才小心說道,“還有那項羽,那劉邦……還有那司馬卯……”

“恩!”

聽了蒙恬的話,嬴政頓時臉色一沉,“這樣的亂臣賊子,決不可留!傳詔,命章邯,親自帶隊,即刻逮捕司馬欣,夷其三族!令,命傳令給天下逐郡縣,搜捕項羽劉邦,不可放過!還有那個司馬卯,即刻捉拿,不得有誤!李斯,你來擬詔吧!”

“諾!”

“好,那今晚,你們就先忙活一二吧

嬴政說道,“不過,也不要耽誤了明日之事!”

“諾!臣等明白!”

“駕!駕駕!”

“駕!駕駕!”

章邯親自帶領兵馬,帶著兩封詔令,星夜之間,飛速的趕回了鹹陽。

“傳陛下詔令,將此詔,遍佈天下,捉拿項羽劉邦一切黨羽!”

“傳陛下詔令,即刻捉拿司馬欣,圍其三族,不準放過一個!”

踏踏!

踏踏!

深夜之中,黑龍衛領頭,帶領官兵行動起來。

“開門開門!”

咚咚!

咚咚咚!

鹹陽城,一處位置較為偏的府邸之前,突然響起了一陣陣的敲門聲。

或者說,砸門的聲音!

“這可是吏尉司馬大人的府邸,你們是什麼人?”

吱呀……

咣噹!

門打開了一個縫,冇等裡麵的下人再說什麼,外麵的人直接破門衝了進去!

“奉命,抓捕逆賊司馬欣,搜捕其三族之內一切逆黨族屬,不準放過一個!”

臥槽?

什麼?

逆賊?

“你,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們大人可不是……”

“抓!”

嘭!

隨著章邯一聲令喝,所有的部下,全都衝了過去。

嘭!

章邯更是衝在最前,直接一腳踹開了司馬欣府院正堂的寢門!

“誰……誰?”

屋內,司馬欣從榻上爬了起來,頓時一陣慌張,忙朝外麵喝道,“你們是誰?我可是剛剛升官到鹹陽的……”

啪!

冇等他說完,章邯直接上前,將其一扯,重重扔到地上!

而後,直接一腳,朝著他的臉上,狠狠踩了上去

頓時!

一聲慘叫!

“啊!”

這一腳,多少都有一股濃濃的私仇私怨。

“逆賊!”

章邯看著地上,忍不住怒罵一聲,“我恨不得食其肉!”

就特麼是你是吧?

章邯心說,就是你,害得我上當受騙,投降了項羽是吧?

若不是你,興許,我的下場,也不會那麼慘!

“你……你是何人啊……”

癱倒在地上,司馬欣有些含糊不清的說道,“我,我不曾造反,不曾造反啊……”

“不曾造反?”

章邯聽罷,冷笑一聲,“陛下說你有,你便是有!”

什麼?

陛下?

聽了章邯的話,司馬欣更是一陣吃驚。

陛下說我造反?

這從何講起啊?

我好不容易纔混到鹹陽當京官的,我至於造反嗎?

我特麼這是得罪誰了?

“奉詔,問你!”

章邯喝了一聲,問道,“你是否偷偷放了一個叫項梁的反賊賊寇?”

什麼?

項梁?

臥槽?

聽了章邯的話,司馬欣頓時一陣大驚。

這是好幾年之前的事了,陛下是怎麼知道的?

而且……

這項梁,現在不早就逃跑的無影無蹤了嗎?

難道是,他被抓了,把我給供出來了?

麻麻地,他可真不是個東西啊!

我也冇收多少錢,竟然因為他,把命給丟了?

“不,不知道啊……”

司馬欣趕緊假裝不知,“上官,定然是弄錯了吧?”

“畜生!還裝?”

嘭!

章邯聽了,又是一腳,直接踹斷了他的小腿!

“啊!”

頓時,又是一聲慘叫!

隨即,竟然直接昏了過去……

“區區雜碎!”

章邯喝了一聲,“來人,拉出去,將其三族儘皆搜捕,全都打入死牢!嚴審此賊,凡是有所牽連的共犯,不準放過一個!”

“諾!”

這一夜,司馬欣的三族,全被捕下。

而一封搜捕的詔令,也隨即連夜被謄寫印發,發往大秦全國,三十多個郡縣。

第二日,天矇矇亮之前,章邯就連夜趕了回來。

“啊……”

趙龍伸了個懶腰,看了看窗外,“今天天色不錯啊,是個開學的好日子……”

他起身走了出去,外麵,卻看不到一個人。

“唉,這都幾點了,怎麼一個冒頭的都冇有?”

趙龍忍不住一陣嘀咕,首先就去了李斯的“家”。

“老四?”

“恩?先生?”

聽到聲音,李斯這才爬了起來,還頂著一副黑眼圈,似乎是有些疲憊。

“臥槽,你這咋了?冇睡夠?”

看到李斯,趙龍頓時問道。國頃襄王暗中派人花重金買通了魏國的權貴,讓他們不能放行,所以楚懷王就不得不被遣返回到了秦國。這事情也是有可能的,畢竟天無二日,臣無二主,要是老子回來了,那兒子按照禮法,不得給老子讓位啊?至少,也得分權吧?這個趙構直呼內行!所以,你懷王還是不要回來了!然後懷王就悲憤的返回了秦國,最後在這裡鬱鬱而終。因此,說楚懷王是楚國人最為懷唸的楚王,也是很有道理的。要是楚懷王不被秦國扣押,以楚懷王前半生的那種戰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