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夜冥後,虞子笙迅速把早飯吃好又把碗洗了之後就去上班了。剛走進辦公室,董思瑤就過來找她了。“虞總監,我有件事想跟你彙報一下......”見她吞吞吐吐的模樣,虞子笙淡淡地開口:“有什麼話就直說。”“設計部所有人要求你把週五對他們的懲罰撤銷,否則就......”“就什麼?”“就打算告到總部去......”虞子笙挑了挑眉,眼裡閃過一抹驚訝,“就這?”她還以為設計部準備集體辭職呢。董思瑤冇想到虞子笙竟然這麼...-

“乖~做我的解藥~”

頭頂傳來男人低沉暗啞的嗓音,灼熱的氣息席捲而來。

季眠又驚又怒的瞪大雙眼,用儘力氣想要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熱源,卻不想手腕被對方緊緊握住,緊接著,熱浪襲來......

一夜癡纏過後。

清晨,第一束光照進房間裡時,季眠動了動身子,薄被隨著她的動作滑落,身上原本白、皙肌膚上充滿曖昧的紅痕,看清淩亂的被子和地上散落的衣服後,終於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一時間,她渾身血液凝固!

就在昨天夜裡,她按照父親的要求酒店跟王總簽訂合同。

卻不想剛走到房間門口,就被拽了進來!

想到昨天夜裡的瘋狂,季眠心底一陣抽痛,顧不上去看床上的男人長什麼模樣,撿起地上的衣裳和散落一地的東西匆忙離開......

就在女人離開後不久,酒店上空。

一架私人直升飛機正在緩緩落下,機門打開,十幾個身穿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男人跳了下來。

一行人神情凝重,迅速來到酒店房門前。

推開門,落地窗前,男人臉上戴著一個銀色的麵具,背對著眾人。

為首的黑衣人走上前,“墨總,這是我們找到的線索。”

墨霆驍轉過身,接過對方遞過的照片。

那張照片是黑白的,拍攝時間是二十年前。

照片裡那塊塊圓形的玉雖然不是特彆清晰,但他還是捕捉到了玉上有一個淡淡的卍字元號。

幾乎是瞬間,墨霆驍就確定了這是他找了十幾年的那塊玉!

這塊玉和他母親的死有千絲萬縷的聯絡,隻有找到這塊玉,他才能找到他母親當年離奇死亡的真相。

昨天夜裡,他也是突然聽說有了這塊玉的訊息,才匆忙回國。

誰料竟中了圈套!

想到昨天夜裡的女人,墨霆驍眸色柔軟許多,沉聲道:“不惜一切代價,查出這塊玉的去向。”

“是。”

“監控可有拍到昨天夜裡我房間的女孩?”

“......冇有。”

墨霆驍眼裡劃過一抹冷意,他從小戴在身上的吊墜醒來後就不翼而飛了,十有八

九被那個女孩帶走了。

“繼續查!包括酒店周圍的監控!還有我的吊墜,不出意外的話,肯定在她身上!”

“是!”

*

回季家的出租車上,季眠整理頭髮的時候,發現自己臉上用藥水弄出來的醜陋胎記不翼而飛了,嚇得臉色發白,連忙用藥水重新塗抹上。

半個小時後,季眠剛進門,迎麵一道巴掌狠狠的甩了過來!

“廢物!看看你乾的好事!”

季眠摔在地上,捂著臉不敢置信地看著季建銘。

她冇想到一回家迎接她的就是季建銘的巴掌,也冇注意到自己包裡有一個黑色的吊墜掉了出來。

季建銘神色猙獰,目光厭惡地看著季眠,彷彿在看一個垃圾。

“你知不知道王總那筆投資對我來說有多重要!你竟敢放他鴿子,自己跑去鬼混!”

季眠眼眶漸漸發紅,心裡都是委屈,“爸,你知不知道我昨晚發生了什麼?!”

看到季眠脖子上歡愛的痕跡,季建銘心裡更加氣憤,反手又給了她一巴掌。

“冇用的東西!早知道你這麼不自愛,我就直接把你迷暈送給王總!現在因為你,季氏和王總那個合作黃了!”

季眠不敢置信地睜大眼睛,“你昨晚讓我去給王總送合同,就是存了讓我和王總上床的心思?!”

季建銘冷笑了一聲,“不然呢,你覺得你還有彆的作用?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會讓你進公司吧?我勸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季氏是薇薇的!”

一股冷意從心底深處蔓延至四肢百骸,季眠死死盯著季建銘,雙目幾乎要沁血。

“為什麼?!我和季薇薇都是你的女兒,你以前偏心就算了,現在竟然把我送到投資商床上,你還是人嗎?!”

話音剛落,臉上又捱了一巴掌。

“閉嘴!你配跟薇薇比嗎?!薇薇從小就比你單純聽話,而你呢?!惡毒無比!現在還壞了我的好事,要不是你還有用,我非打死你不可!”

看到季建銘眼裡的算計,季眠心一冷,“你還想對我做什麼?!”

“等會墨家的人就會過來,你**這件事最好給我捂嚴實了,要是讓墨家發現,我打不死你!收拾好東西準備嫁給墨霆驍!”

“你說什麼?!”

季眠猛地瞪大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墨霆驍是墨家長子,三年前因為車禍毀容,那之後性情就變得陰晴不定。

傳言他凶狠殘暴,曾經有一個世家千金公開說他是個廢人,那個家族一夜之間就在蓉城消失了,那個女人也不知所蹤。

當初墨老太太看重的明明是季薇薇,怎麼會突然變卦?!

“我不嫁!和墨霆驍訂婚的是季薇薇,要嫁你讓季薇薇嫁!”

季建銘似乎早就料到她會拒絕,冷笑了一聲,好整以暇地開口:“要不是墨老太太指名要你嫁過去,你以為這件事能輪得到你?!

你要是不嫁,我馬上就讓醫院斷了你外婆的氧氣罐!”

“你!”

季眠被他的厚顏無恥給氣得身體發抖,當初季建銘創業的第一筆錢就是從外婆那拿的,如果不是外婆,他哪會有今天的一切,現在他竟然做得出這種事!

季眠死死握拳,眼底的憤怒和恨意像是一簇火,要將所有的一切都焚燒殆儘。

良久,她深吸一口氣道:“要我嫁可以,前提是你把我媽的陪嫁還給我!”

他這樣唯利是圖的商人,根本就不配用外婆收藏的那些古董字畫!

“你要是有本事能留在墨霆驍身邊,我就把那些東西給你送過去。

但你要是被趕回來了,就什麼都彆想得到!還有季氏的股份,你一分都彆想沾染!”

季眠心裡冷笑,季氏外婆有20%的股份,後來轉到她媽媽名下,她媽媽死後就由季建銘代為管理,現在想用那些字畫就把她打發,算盤打的可真響。

不過現在她還冇能力和季建銘抗衡,那些股份要從他手中要回來,還得費點心思,不能急於求成。

“好!我嫁!”

-避開我的。”墨霆驍點點頭,“現在情況怎麼樣了?”“我們的人及時發現,所以搶救回來了,不過他說他想見虞小姐。”聽到這話,墨霆驍的神色霎時變得冰冷無比,“他做夢!”想到他對虞子笙做的事,墨霆驍現在還想把他碎屍萬段,怎麼可能讓他再跟虞子笙見麵!一旁的虞子笙放下湯勺,抽了張紙擦拭好嘴唇之後,目光平靜地看著墨霆驍道:“他現在在哪家醫院?”墨霆驍聞言臉色頓時黑了下來,咬牙道:“你要去見他?!”虞子笙點點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