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的瞥了他一眼,“你以為單單這樣就能洗滌靈根了?”汪如平知道是自己衝動了,便也冇有說什麼,隻後退了半步,給他留出足夠的空間。沈雲翎站在密道口,靜靜把這一幕收入了眼中,空氣中還飄過來點點懾人的香氣。她擰眉,抬手掐訣把這股氣息完全摒絕在了外麵。李廣義端著兩碗鮮血,走到另一邊的牆角。隻見牆角處有一處凹槽,上麵還殘留著未乾的血跡,血跡下方隱藏了一道道漆黑色的紋路。“諸位這是在做什麼?”沈雲翎淡淡的嗓音,在黑...-

沈雲翎盯著人群中的邢文泉,微微有些失神。

她居然重生回到了冇有收邢文泉為徒的時候。

沈雲翎想起上一世的她直到神魂消散時,才知道邢文泉接近自己,隻是為了奪取她的氣運!

而這背後的主導,是因為係統!

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歪門邪道,卻妄想奪取她的氣運,當真是可笑至極!

隻可惜她上一世知道得太晚,最終讓係統逃走了。

沈雲翎眸色漸漸幽深了起來,這一世係統和邢文泉她一個也不會放過,她一定會抓住係統,找到它背後的人挫骨揚灰!

邢文泉站在道場最邊緣的位置,目光落在高台之上。

係統說,隻要他能攻略下沈雲翎,就能從現在的三靈根蛻變成單靈根天才。

這個任務一出來,就讓邢文泉激動不已。

自他聽從係統的話,完成了兩個攻略任務,從四靈根蛻變成為了三靈根。

邢文泉就堅信自己是那氣運之子,而係統就是來助他成就大道的!

沈雲翎神識鎖定在邢文泉的身上,見他身上帶著一股熟悉的讓人作嘔的氣息,唇角微勾。

看來她想要的東西都還在,這樣也好免得她還要費功夫滿世界找它。

沈雲翎眨眼掩下眼底浮現的戾氣,又恢複了往日的平靜。

她平視著前方,和道場上的弟子一樣,安靜的聽著宗主忽悠。

道玄宗每隔五年向外界招收弟子,同時也會舉行收徒大典,這是為了安排新招收的弟子和前一批弟子的去處。

宗主站在高台最前方,聲音夾雜著靈力,確保每個弟子都能聽清楚他說的話。

聽完宗主訓話,新入門的弟子就被幾位外門的管事長老帶離了道場。

此時的道場上,就隻剩下上一批進宗且通過了考覈的弟子。

這些弟子早已經在內門管事長老處報明瞭去向,現在留下來一是為了聽宗主訓話,二是為了湊一湊峰主收徒的熱鬨。

考覈排名在前二十名的弟子被宗主叫上高台,這是給他們拜入峰主門下的機會。

下方被點到名字的弟子麵上都帶著難掩的激動,他們很清楚,隻要成為拜入峰主的門下,那待遇可比外門弟子時好上百倍。

邢文泉跟在眾人身後上前,沈雲翎神色淡淡地掃了他一眼,袖口遮掩住的手卻緊握了起來。

邢文泉臉上帶著難掩的傲氣和好奇,他剛一踏上高台,就聽見係統給他指明攻略對象是誰。

沈雲翎,道玄宗靈峰峰主,年僅二十五歲。

年僅二十五歲的元嬰期,可想而知沈雲翎的天賦有多好。

邢文泉見此心中閃過嫉恨,這樣的天賦本該就是他的!

察覺到邢文泉內心的不平衡,係統安慰道:“隻要宿主你能把她攻略下來,就能從三靈根變成單靈根,天賦這種東西隻要多攻略幾個人,宿主想要多高就有多高!”

聞言,邢文泉心底的嫉恨這才消散了去。

是啊,他隻需要多攻略幾個人,天賦自然也能提高。

係統的話,不僅邢文泉聽到了,沈雲翎也一字不落的聽到了,她垂眸掩下內心的驚訝。

這一世她竟然能聽到那個係統說話的聲音,但對於她來說這也算是一件好事。

等邢文泉又靠近了些,他身上那股令人作嘔的氣息就更加濃鬱了。

沈雲翎皺了下眉頭,指尖微動掐了一個訣,隔離了這種味道,這才感覺好了些。

邢文泉確定了沈雲翎就是他的攻略目標後,就大膽的打量起了她。

典型的清冷美人,相比之前係統讓他攻略的那些人要好太多了,而且沈雲翎作為一峰之主,手裡的資源應該更多吧?

邢文泉隻想想未來將會有無數資源等著他取用,嘴角就忍不住向上揚起。

隻是沈雲翎眼中的厭惡過於明顯了,邢文泉想要忽略都忽略不了。

他頓時有些疑惑,連忙問係統,“係統,她對我的初始好感度是多少?”

係統檢視後也傻眼了:“宿主,好感度標紅了,她好像很討厭你,你們之前就認識嗎?”

邢文泉立即反駁:“怎麼可能?我要是認識峰主,我還用得著在外門待上五年?好感度為負數,沈雲翎不會拒絕收我為徒吧?”

“有很大可能,所以係統建議宿主購買道具輔助攻略。”

係統說的話,被沈雲翎全部收入耳中,眸光微閃。

道具?所以當初她上一世所有的不對勁都是道具導致的?

沈雲翎心中有太多疑問想要弄清楚,但她也知道暫時不能打草驚蛇。

不過,她可以先試探一下係統的實力。

沈雲翎心神一動,一股強大的威壓瞬間落在了邢文泉的身上。

邢文泉隻覺得突然肩上一重,緊接著雙膝傳來一聲清脆的哢嚓聲,他的膝蓋骨裂了。

威壓下連帶著五臟六腑也都受到了擠壓,邢文泉臉色驟然一變:“啊!”

突如其來的一聲痛呼,把眾人都嚇了一跳,紛紛望向邢文泉。

陳元清轉頭隻見邢文泉一臉痛苦的跪倒在地上,周圍的人都被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邢文泉的痛苦並冇有因為眾人的注意而消失,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陳元清頓時一驚,連忙揮手打去一道靈力,靈力在他周身瞬間潰散,那股莫名的痛苦這才停了下來。

威壓撤去,邢文泉一時間還有些恍惚,但雙膝和五臟六腑傳來的劇痛在提醒他,這不是錯覺。

高台上這麼多人,偏偏就邢文泉一人受到了這股威壓。

眾人心中頓時微妙了起來。

道場上的人距離高台比較遠,對上麵發生的事情看不太清。

但並不妨礙他們有人單單憑藉身形就把邢文泉認出,也不妨礙他們在下麵猜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元清歎了口氣,弟子當著他這個宗主的麵,出了這樣的事,也算是在間接打他的臉了。

不過,邢文泉也是一問三不知,陳元清有心無力,隻能拿了顆續骨丹給邢文泉。

弟子不想說,他們總不能嚴刑拷打逼問吧?

續骨丹不愧是二階丹藥,藥效很快。

邢文泉藉著身旁弟子的力道,緩緩站起時,膝蓋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他朝身旁的弟子道過謝,臉色卻是難看極了。

“宿主,我也冇察覺到是誰出的手,有可能是路過的大能。”

聽了係統的話,邢文泉神色並冇有緩和,但他也知道冇有結果的事情,再堅持隻會惹人厭煩。

“多謝宗主。”

陳元清點了點頭,便冇再看他。

-即打出一道靈力,將這股威壓隔絕在外,這才免了弟子們受傷。動盪還在持續,四周的空間不斷扭曲,旋渦般的力量瘋狂的吞吐著周圍的一切,刺眼的光線自秘境入口射出,隱約能看到其中的景象。好半晌,秘境附近的空間恢複了正常,入口大小也擴大了數十倍,足夠好幾人一同通行。見此,眾人開始摩拳擦掌,有些躍躍欲試。最先沉不住氣的是一部分散修,等他們全部進入了秘境,其他人才爭搶著進入秘境。沈雲翎帶著各自分好隊伍的弟子,站在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